兩年內完成百場226挑戰 勇敢冒險大膽生活

0
1164

對於大多數人來說,完成IRONMAN代表一個重要里程碑。參賽者可能需要訓練數年才能游泳3.86 公里,騎自行車180公里並跑步42公里,所有這些體力活都得在17小時內完成。

但是對於威爾·特納(Will Turner)來說這遠遠不夠,2019年12月特納在61歲完成了他105場鐵人挑戰。為了挑戰這個瘋狂壯舉,他在2018-2019年大量地參加比賽,甚至連續兩天都參賽。

愛達荷州鋸齒國家休閒區Redfish Lake(照片:Chris DeStefano)
愛達荷州鋸齒國家休閒區Redfish Lake(照片:Chris DeStefano)

這項挑戰始於2018年,當時特納決定在一年內挑戰多場鐵人賽來慶祝生日。但由於沒有足夠的賽事可以實現此目標,因此特納在美國與加拿大各地自行挑戰。特納是顧問公司與耐力運動教練的管理者,他得以制定自己的工作時間,並以60場鐵人挑戰為目標。截至2018年年底,他一年內完成的鐵人距離挑戰已經超過金氏世界紀錄(但因為沒有獨立觀察員見證,所以沒有官方認可)。

在2019年元旦那天,特納與搭檔Chris DeStefano(德斯特凡諾)在廚房時,好友鼓勵他繼續努力到100場,並認為此舉有助於激勵他人。於是2019年特納再次投入挑戰,盡可能優先參加國家公園或公用土地上。而搭檔德斯特凡諾則負責拍照與後勤處理,特納創建了Live Your Bold網站與社交媒體活動,希望為其他有意逐夢的人提供激勵與資源。

去年12月特納在橫跨加利福尼亞-內華達州邊界的死亡谷國家公園完成了第99和第100場鐵人距離挑戰。隨即在自己的家鄉維吉尼亞里奇蒙又完成了5場,使挑戰總場數達到105場。這些過程饒富趣味,他也分享了自己所見所聞。

宏偉的目標

五十歲時特納完成了第一個鐵人賽,當時有一句話引起他的共鳴:「如果你的夢想無法驚動你,那代表夢想不夠大。」六十歲時,他想要一個大夢,一個大膽的目標。原本只想完成六場鐵人賽,但這已經有人做過了。後來他聽過10倍因素,把夢想乘以十。於是他決定在60歲那年完成60場鐵人賽。

阿拉斯加迪納利國家公園(照片:克里斯·德斯蒂芬諾)
阿拉斯加迪納利國家公園(照片:克里斯·德斯蒂芬諾)

激勵他人

這項挑戰不只是為他自己,成立了Live Your Bold網站的特納說,「想用自己的旅程來幫助人們走出舒適區,並提供資源給他們。」大膽地活著是一種運動。大膽地生活是一種心態。大膽地活著是一個過程,它可以使內在火花更為熱烈並做更多的事情。

亞利桑那州大峽谷國家公園(照片:Chris DeStefano)
亞利桑那州大峽谷國家公園(照片:Chris DeStefano)

Uber外送員

這次挑戰是一個雙人秀,其好友德斯特凡諾給予許多幫助。特納說:「克里斯在全國各地騎自行車,知道這些史詩般的路線。」出發前,特納在冷藏櫃裡擺放食物、運動飲料跟水。德斯特凡諾被特納戲稱為外送員。「有時候會有人加入自行車騎乘或跑步,這很有趣。但多半時間只有兩個人一起度過漫長的一天。」

漫長而無聲的里程

人們常問他這麼長的時間在想甚麼或聽甚麼,但他沒有任何耳機或刻意想甚麼,純粹一個人:「遠離世界所有的喧囂,這讓我耳目一新、充滿活力,感覺像是給予一份大禮。」

沙斯塔三位一體國家森林(照片:Chris DeStefano)
沙斯塔三位一體國家森林(照片:Chris DeStefano)

不是明星運動員

特納不是運動員底子,他二十多歲開始跑步,參加半程馬拉松甚至因為脫水送醫。「我參加馬拉松賽屢經脫水與體力耗盡,前四場比賽有兩次我進入醫護帳篷,這讓我更想努力。」他說:「我絕對不是天生的運動員,但在過去的二十年裡我們挑戰極限與變得更好中得到許多樂趣。」

保持平衡(和工作)

「我為許多公司提供銷售與領導的培訓與諮詢工作,」他說:「我同時是鐵人三項認證教練,與許多有熱情的運動員一起工作。」

「我工作了許多年,創建了一個靈活性的業務。因此我可以在世界各地做好工作。在這壯舉挑戰期間,我盡可能在一兩周內協調會議與演講行程」特納說:「當我需要面對工作時,我會開車或搭飛機過去。然而幸運的是,大部分工作都可以線上作業。」

猶他州拱門國家公園公園大道(Photo:Chris DeStefano)
猶他州拱門國家公園公園大道(Photo:Chris DeStefano)

提升國家公園知名度

這次挑戰他們前往了北美三十多個國家公園。面對政府削減公共建設的資金,特納決定使用自己的方法提高人們對國家公園的認識,並透過好友的攝影展現風貌。

「大多數國家公園都在非常偏僻的地區,通常在深夜時只有我一個人跑步,陪伴的還有星星和月光。只有自己一個人與大自然同在,感到自我非常地渺小並謙虛。」

野生動物

在冰川國家公園參加馬拉松賽,當時我正跑在陽光明媚的路上:「路邊有一處膝蓋高的石牆,有一隻黑熊橫過馬路。牠爬到牆上緊盯著我,一會兒後牠離開了。我想我對牠來說太瘦了,所以牠不感興趣。」

加利福尼亞州大蘇爾,石灰窯州立公園(照片:Chris DeStefano)
加利福尼亞州大蘇爾,石灰窯州立公園(照片:Chris DeStefano)

那是鯊魚嗎

在一次在加州的挑戰,特納決定在大海中游泳。在抵達前一周他看到一則有關魟魚傷人的新聞。但特納沒有因此被嚇到,他仍然執意前往挑戰。在開車過程中收聽了廣播電台節目,當時正在討論最近的鯊魚攻擊事件。特納心想:「所以除了魟魚之外,我也得擔心鯊魚。」

實際到達海灘,他猶豫了一下仍決定完成比賽。才游不遠就遇到一隻魟魚,讓特納有點擔憂,但他仍開始游泳,十分鐘過後看見海底一陣陰影游泳。「我發誓,那看起來就是一條鯊魚。」他說。儘管如此,他還是順利完成了游泳與整場鐵人賽。

孤獨的沙漠

特納在12月15-16日前往死亡谷,完成了連續一百場鐵人距離的挑戰。死亡谷的風勢非常劇烈,每小時風速達30-40英里,感覺跑起來似乎都會被吹退。「這是我身心都最為煎熬的一次,我獨自一人跑到午夜。」他說。

回到老家里奇蒙之後,特納又完成了五次鐵人挑戰,到2020年為止總共為105場,打破了許多紀錄。他說:「過程中所經歷幸福、滿足與辛苦都已經過去,我感謝這一路以來的經歷以及一路以來這麼多人的支持。」

內容來源:outsideonline

【延伸閱讀】

第一場226怎麼做?30件初鐵賽前筆記

殷婉柔的226人生公式 我們的開始一樣,終點也相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