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人心理師許嬰寧 成功挑戰 Liv Iron Girl 與 LEXUS IRONMAN 70.3 Taiwan 連日賽

0
1882

許嬰寧的形象很陽光,她開朗愛笑,開心的模樣給人一股正面力量,她是初和心理諮商所所長,擁有美國哈佛大學人類發展心理碩士、哥倫比亞大學心理諮商碩士高學歷。她擅長在心理諮商中用觀察和分析比喻,協助改善情緒及關係困擾,實務經驗豐富,她也熱愛跑步、三鐵及自我對話,著有「誰沒有內心戲」一書,但用水陸山三棲全能來形容嬰寧似乎仍嫌不足。

這位外表美麗嬌柔又纖細的心理師,在 8 月 15 日剛過完生日,在這天,她送自己的生日禮物是在當天摸黑四點起床,在好友群的陪伴下跑完 34 公里 long run。34 km 不是短距離,但她說:「我沒有想那麼多,朋友們也很講義氣,就算堅持的過程很辛苦,但他們就這樣一路陪著我,完成了長跑。」

嬰寧說得理直氣壯,也帶著感激,但更振奮的還在後頭,長跑之後,她就在 9 月 12 日完成 Iron Girl 51.5,接連著在 13 日完成 LEXUS IRONMAN 70.3 Taiwan,兩天成績分別是 Iron Girl 51.5(3:12:28)分組第四、IRONMAN 70.3(7:01:51) 分組第五,實力過人的她可稱做是最強悍的「IRON QUEEN」。

Iron Girl 51.5成績3:12:28,拿到分組第四

對於這個封號,她開玩笑地解釋:「為了跟上 2020 報復性的潮流,我一不小心就參加連兩日的鐵人賽,人家都說報下去就成功了一半,但隨著倒數計時、時間逼進,我才開始感覺要挫勒蛋了。」雖說如此,為了累積更多實力來應戰這看似不可能的任務,嬰寧在賽前為自己規劃了嚴格的課表,以她的 LEXUS 香車當作最好的運動褓姆車,將公路車與跑鞋等賽事裝備放在車上,每天都在衝衝衝,一早衝去河濱公園跑步,跑完立馬衝回車上換卡鞋,上公路車再騎個幾圈,沒有間斷的訓練,其實都是為了成功解鎖連兩日三鐵的艱巨挑戰。

嬰寧的手繪訓練課表,流露出滿滿童趣。

不想按表操課的她就用塗鴉來排解「偷懶」的自責

日常鍛鍊不僅如此而已。賽前不敢鬆懈的她,自己手繪的課表上排滿訓練行程,她會騎自行車到美麗的太平山眺望翠峰湖,會鼓起勇氣挑戰清境騎到武嶺牌樓不落地,或連續兩日大清晨就騎去河濱公園繞圈圈,以 40 km 加 90 km 的方式體驗 9 月 12 日 51.5 km、9 月 13 日 113 km 的感覺。問她這樣不累嗎?結論是:「累啊,但想偷懶時或天氣不好、無法操課時就畫畫塗鴉啊(編按:深具童心的手繪課表啊!),但也因為有這樣按表操課的體驗,要不然我會帶著一種美好的幻想來挑戰二日賽。」說完又開朗地笑起來,溢出來的旺盛戰鬥力完全展露,也透露出她不服輸的運動精神。

為了這兩場比賽,嬰寧除了強迫自己盡可能按表操課外,也一直提醒自己要小心安全、避免受傷,原因是她曾經因為受傷而吃盡苦頭,包括跌倒造成腳骨折、上卡鞋摔過三次車。尤其是腳骨折一事,嬰寧禁不住開始數落自己:「兩年前,我很愚蠢的走路扭到腳踝,然後就骨折了,那時候正在努力準備靜岡馬,還很開心準備要去吃草莓吃到飽,聽到醫生宣布骨折時,挫折感很大,受傷前一天剛自主在雨中跑完 25 km,第二天就走路自摔骨折,當時覺得根本是個笑話。」

回想那時,天天要用拐杖走路,又累又慢,自覺像是個廢人,為了加快復原,她整整休息一個月、完全不走路,坐在可以滑的辦公椅上行動,讓腳充分休息。嬰寧很自責:「我還是因為邊走邊滑手機,沒看路而跌倒的,真是不應該啊!」但兩年好快,她接著補充:「現在回頭看,痊癒後的這兩年我做了更多的事情,爬百岳登上台灣第一高峰,跑去滑雪,挑戰 113 與戈壁,看著以前的照片,常常忘記自己兩年前還在用拐杖。」復原當然很花時間,但並不是不會好起來,傷後,她除了更小心保護自己,也更勇於嘗試不同的挑戰,運動爆汗、敞開心懷,也開了視野,受傷後的意想不到有附加收穫,那就是同時打開了她後續的運動新世界,包括 9 月挑戰的二日賽。

話題再回到二日賽。13 日當天,嬰寧是為第一個衝進 IRONMAN 70.3 終點的二日賽選手,賽前她完全沒有自信能否順利完成接連兩天的比賽,但事實證明,雖然兩天賽事過程交織著迷糊、趣味、煎熬與挑戰,但已練就一身好功夫的她,雖幾度想要放棄,最終仍是擊敗棄賽念頭、奮戰到底,在終場譜出她的女鐵人新生命!

完成二日賽半個月,嬰寧提及賽事依舊「心有戚戚焉」,因為這兩天賽事可用「精采紛呈的醜事縮影」來形容。嬰寧調侃自己是在該該叫中安全順利完賽,比賽前後與過程中發生的突發狀況,讓她忍不住邊笑邊細數自己的糗事:首先是賽前一天剛好發現月事來了;再者是為了讓行李輕量化而沒帶水壺,卻剛好發現會場沒賣水壺;第三,到了現場才剛好發現賽前一週清洗的鞋墊被遺忘在家裡啦!

好了,這麼多的「剛好」,彷彿想要成為嬰寧挑戰二日賽的絆腳石,但樂觀的她很阿沙力地說:「計劃真的趕不上變化,我就轉念,很多焦慮都只有自己知道啊,也許有月事的不只我一人啊;沒有水壺,那就補給站喝到飽吧;少了鞋墊,就當做輕量化就好。」於是,帶著阿Q精神的她下水游泳了,騎車時雖然一直被刷卡、也是最後一位回到轉換區的,但她還是穿上沒有鞋墊的跑鞋繼續比下去了。

從活水湖衝上岸,嬰寧沒有被月事擊倒

再請嬰寧聊聊賽事中最痛苦的過程,她幽幽地說:「其實第二天自行車項目就弱掉了,跑步時更慘,前面我都是用走的,真的是一步一步慢慢走,我很痛苦地邊走邊算,走完 21 km 要三個多小時,那我參賽的用意在哪裡?」接著再補充:「我就在內心跟自己對話起來,我想到人之所以會痛苦是因為在堅持、放棄之間游移,所以我如果還能跑,就不要放棄,我要自己跑起來,找到了重心,也找到了目標,少了鞋墊又如何呢?」於是這一跑,就讓嬰寧跑進了分組第五,也讓她從鐵人三項運動中,體驗了寶貴的人生哲理。

塞滿冰塊的前胸有一顆顆疑似激突的異物,引人側目

當然,有痛苦的過程,也少不了讓人噴飯的逗趣畫面。嬰寧自己坦白最讓她難忘的不是堅持賽事的心理煎熬,而是為了補水兼降溫,她跑步時在黑色鐵衣內塞滿冰塊,「因為鐵衣很緊,冰塊不會掉出來,可以邊跑邊塞進口裡解渴呢!」她天兵地解釋:「只是塞滿冰塊的前胸有一顆顆疑似『激突』的異物,惹得對向選手不斷投以異樣眼光,真是拍謝呀!」語畢,又呵呵呵地大笑起來,充分顯現她的樂天活力,也散發滿滿的正能量。

最後,她很滿意地說:「人家說鐵人三項是游泳、騎車和跑步,但對我而言比較像是運動、工作和生活,我還會繼續進行鐵人三項運動,同樣會開著我的 LEXUS,將我的上班服、自行車都放在車上,當我晨騎完就可以在車內換裝,直接上班去。最棒的是,我的自行車車架較小,完全不用拆解就可以直接扛進車內,若想安排遠一點的騎乘或訓練,也可以把後座完全打平、放進一台裝滿補給的小冰箱,貼心的褓姆車讓我無後顧之憂,安心進行我熱愛的運動呢。」

嬰寧以實力證明了自己可以挑戰自己,也可以創造出不可能中的可能,從愛跑步的視障陪跑員到現在的三鐵女勇士,運動已內化成她的一部分。她表示不在乎比賽的結果,在乎的是與友人之間共同的回味,在乎的是運動帶來的喜悅,不論賽事成果如何,她一定會 持續跑步、參加路跑賽,也會不斷出現在鐵人三項賽場上,永不停歇。

【延伸閱讀】

IRONMAN鐵人企業家陳俊義 LEXUS成為放膽挑戰的最佳拍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