飆向奧運的新冠肺炎倖存者 菲佛穿西裝呼籲政府重視體育

0
309

2018 年,亨德里克‧菲佛(Hendrik Pfeiffer)在德國蓋爾森基興舉辦的 Vivawest 馬拉松賽(半程項目)以 1 小時 12 分 47 秒成績刷新當時的金氏世界紀錄 ── 他穿著西裝跑(文末附註);在今年三月份,他不幸地罹患了新冠肺炎,五個禮拜後症狀消失,才慢慢地恢復訓練。

照片來源:sparkassenlauf
照片來源:sparkassenlauf

「幸運的是,還有足夠的時間為奧運馬拉松進行準備。」菲佛說。

從新冠肺炎復原的菲佛,5 月 23 日在施蒂利亞州的半程馬拉松跑出 65 分 06 秒成績,現為德國馬拉松選手第三快的菲佛擁有 2 分 10 分 18 秒的成績紀錄(塞維利亞馬拉松賽),他當然對這個成績並不滿意,但別忘了,他才剛從肺炎復原過來。

三月份在德國德雷斯頓比賽過後,菲佛意識到輕微的感冒症狀,起初他以為感冒了,畢竟德雷斯頓又冷風又大。但當他開始失去味覺和嗅覺時,一切彷彿不對勁了。診測之後確診為陽性。

「檢測後隔天我開始覺得很疲倦,」菲佛說:「我提了一箱水之後,累的我不得不躺下,然後我讀了關於肺炎的症狀與其他運動後發病後的狀況,讓我相當沮喪。」無力感、筋疲力盡與疲憊,奧運馬拉松德國代表選手每天睡 16 個小時,近幾週都是這麼撐過來。肺炎讓他相當沮喪,對菲佛來說,過去在 2016 年因為傷病使他錯過里約奧運、 2018 年甚至錯過歐洲錦標賽。他料想這下子東京奧運也毀了。

照片來源:PUMA
照片來源:PUMA

發病之後的前四週訓練相當有限,到了第五週之後才慢慢地把訓練量往上加。為了確保身體恢復還特別作了心臟、肺臟及其他診斷檢查;儘管空轉了四五週的時間,但菲佛還有時間:「幸運的是,還有足夠的時間為奧運馬拉松進行準備。」

菲佛才恢復就急著回肯亞訓練,不留在德國工作的日子,他就在非洲肯亞受訓:「那裡的條件對我來說是最好的。」早就準備好在東京奧運大秀身手,儘管成績並不如其他前段班跑者,但會讓德國親友們看見他的努力。

回想起 2018 年,菲佛正在為當年的柏林歐洲錦標賽做準備 ── 通常會是氣溫偏高 ── 透過穿著西裝跑步去適應。為了要取得金氏世界紀錄,賽前嚴格仔細衣物,賽中則有兩名自行車手陪著他,每兩公里拍一張照片。

照片來源:laufen.de
照片來源:laufen.de

菲佛穿西裝跑步不是為了炫耀,而是為博得眾人關注。德國政府未對田徑運動施予資金,導致德國優秀跑步人才必須倚重第二份全職工作。

「我準備馬拉松賽的時候,需要至少十四週時間,每週跑兩百公里,幾乎是一份全職工作,其他時間也要用來恢復。基本上,你已經沒有餘力再做其他事了。」菲佛談起他的肯亞訓練經驗說:「在肯亞,跑者的日常生活都是一樣的:睡覺、跑步、睡覺、跑步 …,這對身處德國的跑者來說是不可能的。因此,除了訓練之外,我們還必須有另一份工作過活。」菲佛在多特蒙德理工大學學習新聞學研究,此外,他在鋼鐵貿易商公司兼職(公司允許他受薪訓練)。

「也許我的模式可以鼓勵其他公司跟運動員嘗試,公司聘僱競技運動員,對雙方來說都是雙贏的局面。」菲佛說。

最近的狀況已在東京奧運備賽尾端,新冠肺炎對他沒有造成長期影響。對他來說,2016 年里約奧運的缺席是他人生至暗時刻,而東京奧運則是他另一個黎明初起。

「參加奧運會是我的主要目標之一。但對我來說,我的職業生涯才剛剛開始。在不久後的未來,我肯定會打破馬拉松 2 小時 10 分的門檻,並跨入 2 小時 7 分逼近德國馬拉松紀錄。」菲佛說道。

附註:現況穿西裝跑半馬的金氏世界紀錄是由美國好手凱爾·普萊斯於 2018 年 11 月跑出 1 小時 12 分 37 秒

文章照片來源:sparkassenlauf、laufen.de、puma

【延伸閱讀】

十七年後二度參賽奧運 瑪琳迪的耐力運動之路

歷經萬千破碎的傑克萊利 一無所有的跑者奧運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