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大PK 馬拉松賽事近年誰被DNF比例較高

0
807

在2020東京奧運的馬拉松賽道上,106位男性與98位女性選手,在氣溫攝氏35度、濕度80%的札幌市,期待為國家爭取榮耀。然而,最後未完成比賽的選手人數,卻出乎意料之外的多。

其中有30位男性跑者DNF(佔總男性參賽者的28%),其中包含三位很受歡迎的衣索比亞選手(2020倫敦馬拉松冠軍-Shura Kitata、2019世錦賽冠軍-Leslisa Desisa、以及Sisay Lemma);女性跑者則有15位DNF,只佔所有女性參賽者的15%)。值得注意的是,並非所有馬拉松DNF的選手都是因酷熱的天氣,許多人是因運動傷害或疲勞而無法完賽。而酷熱的2020東京奧運馬拉松項目是自1912年奧運以來最高的DNF數量。

衣索比亞選手-Lelisa Desisa 在2019年世錦賽拿下冠軍(圖片來源:XINHUANET

最近可以用以比較的國際菁英等級賽事,是2019年在卡達的杜哈所舉辦的世錦賽。主辦方須將比賽起跑時間設定在凌晨4點,以避免天氣過於酷熱,但其實比賽過程中,氣溫還是達到攝氏30度、濕度90%。在當時前10位回到終點的加拿大跑者-Lyndsay Tessier表示:「這在精神上是很折磨的,你必須跑得比原定計劃慢大約每公里15-20秒。」在這場比賽,73位參賽男性跑者有18位未能完成比賽、68位女性跑者中,有28位未能完成比賽。

加拿大跑者-Lyndsay Tessier(圖片來源:CBC

2017-2019間,從多倫多海濱馬拉松(Toronto Waterfront Marathon)以及波士頓馬拉松,兩場大眾賽事的數據中可看到,不論是男性或女性,至少有95%的跑者順利完賽。但仍然有一些有趣的數據值得參考,那就是這兩場賽事的參賽者中,男性佔55-60%,也就是說,男性選手被DNF的人數是高於女性的。

這兩場賽事過去三年,雖然兩個數據間相差極小,且參考的數據不夠多,然男性平均完賽律為96%,而女性平均完賽律為97%,略高於男性。

2019波士頓馬拉松歡樂的終點(圖片來源:Boston Magazine

再看看像是倫敦、柏林、紐約等較大型的馬拉松賽事,其實與上述兩場賽事的情況相差不遠。2019年創下最高完賽率的紐約馬拉松中,99%的跑者成功完賽(總人數為54,217人)。而柏林與倫敦的2019年的數據與波士頓相似,約參賽人數的3-5%選手放棄比賽,最後完賽的男性選手為96%、女性選手則是98%。

我們常說「數據會說話」,男性跑者DNF的比例是高於女性的。雖然如此,馬拉松選手整體DNF率還是比較低的,未來如果能區分出比賽類型、氣候、距離等細項資料再計算DNF率,或許就能讓我們更清楚選手無法完賽的原因。

 

資料來源:Canadian Running Magazine

【延伸閱讀】

基普喬蓋東奧馬拉松衛冕奪金 大迫傑亞洲選手首位完賽

東奧女子馬拉松高溫硬仗 肯亞奪金美國好手久違銅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