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心在表現的過程 不要看只輸贏勝敗

0
304

有沒有「贏家的心態」這種東西?我們在學校、運動場、職場等,都會聽到激勵大家成為贏家的勵志名言,籃球之神麥可.喬丹(Michael Jordan)的名言:「我打球是為了勝利,不論是練習或是實際比賽,都要贏球。我絕不會讓任何事情阻礙我或我非贏不可的狂熱好勝之心。」高爾夫球高手老虎伍茲(Tiger Woods)說過:「贏球能解決一切問題。」我認為這是一種老掉牙的致勝心態,經不起觀察、實際生活經驗、或是心理學研究的解析,但是這心態普遍存在於運動場、學校、以及職場裡

照片來源:worldathletics
照片來源:worldathletics

了解我們想贏的心態是怎麼來的,這個挑戰性工程讓我想起了剛開始成為奧運選手的情形。我非常認真地想知道,如何健全自己的心態,如何能理解盤旋在我腦裡的各種想法。我一直在迷思與事實之間擺盪,覺得困惑不解。特別是當教練與經理人提到哪些奧運選手有想贏的心態,哪些人沒有時,我有種感覺,想贏的心態似乎是天生的,而非後天培養。這當然讓我很憂心,因為我不知道自己有沒有想成為贏家的心態。

我當然不喜歡輸球。輸球的感覺並不好,而且周遭權威人士、教練、成績表現考核主管等,在我們輸球時,反應都不友善,而且希望我們以行為明白表現出我們不喜歡輸球,也不希望再輸球。很明顯,輸球不可取,必須避免,但我腦袋的理性區也告訴我,輸球是人之常情,不可避免,說不定還有助於精進贏球所需的球技。

儘管所在環境中不斷強調「必勝的意志」,把這奉為最後能致勝的人格特質,但我也認識到,想要贏的心態,似乎與加快速度沒有直接關聯。唯有專心在「表現的過程」(亦即那些讓船走得更快的必要條件),才能有效提升速度。我將精力專注於找出各種提速的辦法,探索各種可能性,目的不是想要划得更快或靠意志力讓自己划得更快,這轉變細不可察卻是關鍵的一步,隨著時間推移,在我腦裡醞釀,讓我擺脫要贏的執著心態,轉而走向心靈的空間,諷刺的是,這反而讓我提高了勝算。

這也引領我認識了動機、目標導向(goal orientation)、能力等心理學的不同面向。我們是否有一種「自我導向」(ego orientation),習慣和他人比較,確定自己是否做得不錯?這正是用排名與獎章定義這個世界的一切核心。還是說,我們擁有「精通導向」(mastery orientation),亦即我們每天都努力提升自己,與自己做比較,減少外求代表成功的標記。

運動員必須在各種評量(獎章、排名等)定義的世界裡行動與生存。不過為了茁壯以及持續拿出最高水平的表現,他們的方法與手段必須和精通心態相連。心理學與哲學在精通思維的概念裡,找到了結合點。追求或實現某個目標時,專注於當下——不管最後結果如何。這也是面對人生的態度。在本書稍後出現的長勝思維裡,會看到這些核心主張。

文章來源:長勝心態:贏家不是一時得勝,卻輸掉人生!成功是慢慢存、可持續終生的行動

【延伸閱讀】

蕭昱談鐵人三項教練:不只訓練,更多是心理的微妙關係

相信過去的訓練 馬拉松賽前的心理準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