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昱談鐵人三項教練:不只訓練,更多是心理的微妙關係

0
609

我從來沒有提過我鐵人三項的教練,大概因為我們兩個人都不喜歡自拍或拍照。他的名字叫 Nicholas Thompson,之前他也是住在北加州的職業選手,最佳的成績是 2011 IRONMAN Boise 70.3 第二名 3:54:48(半馬1:13:46) 同場第一名是 Ben Hoffman(2014 KONA 第二,2019 KONA 第四)。

Nicholas Thompson
Nicholas Thompson

Nicholas 跟我一樣,那時候也是邊工作、邊訓練,到處比賽。他比賽模式跟我也是一樣,游泳最弱,都是靠騎車、跑步倒追回來。沒記錯的話,他 113 半超鐵的半馬有過 1 小時 10 分,Wildflower 野花每年參加一定前十名。但因為 2008 年騎單車摔車很嚴重,傷到臀部,一直沒有辦法回到最好狀態,大約 2014 的時候有了小孩就退出江湖了。

我一直觀察他也非常崇拜他的成績。決定 2015 年開始跟他合作,他也很願意幫我。 我跟他真的學了很多。

他傳授了我很多秘訣,比如空腹訓練,週期化的低碳飲食,比賽訓練時要很非常多的水,騎車一定要學會尿尿…等等。

但我們第一次合作沒有達到我們的目標,也沒有明顯的進步。我猜也是因為我還沒有掌握訓練強度的拿捏,長期把自己推到很疲勞的狀態,都沒有給身體任何機會發揮。

極光三兄弟團練
極光三兄弟團練

Fast forward 到 2019 年,我自己 coach 自己了一個賽季,還是有許多 coach Nick 的影響,有許多的改進。跑步有長期的空腹訓練,和極光的指導有上了一個等級,游泳騎車也都有進展。但 2019 年還是沒有達到破四的目標,也沒有完全發揮出自己潛能的感覺,決定回去繼續找 Nick 幫忙。

Nick 跟我說其實我都知道訓練要做什麼,有時候比他的了解更現代、更新。但有時候身體疲勞時要怎麼調整計畫,或是一個比賽要用什麼心態去面對、去準備,是他可以幫助我貢獻最多的。

去年比台東大概是我這輩子壓力最大的一次。一整年基本上只有這場比賽,有台灣鐵人界朋友的關注,還有贊助商以及主辦單位的期望,然後破四的門檻一直像一台鋼琴壓在背上,我那時候如果沒有 Nick 的coaching 指導,我大概沒辦法完全發揮。他很了解我是一個非常負面性的人,總是往壞處想。他告訴我,你有這麼多人支持你,家人、夥伴、粉絲,這應該要給你很多正能量,記得在很難熬的時候想想他們,不要想你會讓他們失望,是要為他們全力以赴。

所以我一整年練習只要碰到難關,開始懷疑自己辦不到,就想像 Jay、苗菁,大家在路邊,一直喊 「你可以的, you can do this」,好像真的可以讓難熬的間歇變得那麼簡單一點。Nick 讓我學到 正面的念頭永遠強於負面的念頭。

我想說的是,我很高興認識 Nick 當我的教練。

另外想說的是,我覺得教練和選手的關係非常的微妙。

我早期以為找到對的教練,是因為他們有什麼作法,有什麼特別課表,只要我做滿那些課表就可以怎麼怎麼了。其實不是。教練需要時間學習選手的個性,了解選手哪裡最需要幫助。選手同樣也是要成長,認真相信教練給的指示,也要誠實的讓教練了解你的狀況,不只是身體,也加上心裡是什麼在掙扎。所以教練選手關係需要時間培養,需要相信彼此,才能雙方都成長,突破瓶頸再創佳績。

我和 Nick 還剩下兩個目標

  1. 在有競爭的 113 + 226 裡面比賽,而不是倒追
  2. 去 Kona

我不知道我還有多少時間。我之前已經放棄了破四,還有跑 sub3 大鐵馬拉松的夢,但去年都成功完成,非常感激 Nick 這幾年的耐心和指導。

接下來的日子,我們會珍惜每一次可以比賽的機會,and keep trying to do what we thought was impossible.(繼續做我們以為不可能的事)

文章來源:Yu Hsiao Triathlete

【延伸閱讀】

初次馬拉松2小時26分 蕭昱笑談莫忘初衷

蕭昱與破四的距離 再接再厲明年台灣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