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會擔憂公開訓練紀錄嗎 莫莉賽德爾保留部分隱私

0
1069

深受美國群眾喜歡(台灣也是)的火雞女孩莫莉‧賽德爾 Molly Seidel,在上個月,這位東京奧運銅牌得主與 Strava 的長期用戶在 IG 上宣布,她將會把大部分的跑步時間設為私密。儘管這屬於個人行為,但莫莉‧賽德爾確實在社群媒體上擁有高知名度、高互動度的長跑運動員。自從 2020 年美國奧運選拔賽獲得第二名至今,她的 IG 上有二十二萬粉絲,Strava 上則有近七萬名粉絲。莫莉‧賽德爾是如此和藹可親且接地氣,你很難不為她宣布保留一部分隱私、不公開紀錄而感到訝異。

照片來源:outsideonline
照片來源:outsideonline

過去被稱為 Strava 女王的莫莉,坐擁名望之後付出一些代價。當初使用 Strava 是為了與波士頓跑步社群聯繫,一夕成名之後,她發現保持低調似乎很困難。「在過去的兩年裡發生了很大的變化,」賽德爾表示:「我一直是個對訓練和生活非常開放和誠實的人,沒有很多人關注時還好,但現在人逐漸多起來,因此就失去了一些樂趣。」

在社群媒體上取得一定聲量,成名或跑出成績之後,要發布一則社群貼文都必須更警慎一些,而發布在 Strava 上則懷有隱憂。讓太多粉絲或素未謀面的人知道你訓練的地點與時間,甚至是知道具體的細節似乎不太妥當。賽德爾被問到是否被打擾,她表示有:「我遇到過一些人是真的越界了。」

此外,在 Strava 公布訓練紀錄也會造成另一層隱憂 ── 比較陷阱 ── 會造成人我之間出現『過度競爭』,甚至是『美化過度訓練』。有些人會貼出訓練紀錄以彰顯自己的驚人表現,或者是美化訓練數據;貼出訓練資料是個人行為,但社群媒體上的人卻不會這麼想。無論是支持者或是酸民都不會少(如果你是以騎自行車紀錄當成練跑紀錄,在社群媒體上會吵翻天)。

過度競爭壓力也是源自於社群媒體效應:週跑量一百二十公里比週跑量六十公里更獲得認同。跑四分速比跑六分速更值得炫耀。為了取得更好的稱讚,人們會想方設法美化、增進自己的跑步數據。在斯巴達障礙賽 Spartan Race 取得佳績的女律師 Amelia Boone ,在障礙賽跑成為小眾巨星的她,也考慮隱藏 Strava 個人資料,倒不是為了隱私問題,就是擔憂陷入這個『比較陷阱』。

在莫莉‧賽德爾發表評論之後, Strava 代表發表了聲明:我們完全支持莫莉的決定…我們關心運動員的安全,全力支持運動員使用隱私權和可視化地圖去客製自身想分享的訊息與資料。為此,Strava 提供了大量的隱私功能選項。當然,萬無一失的選擇,除完全關閉應用程序外,就是將大多數活動設為私密不公開,這時候 Strava 像是個人訓練日誌,而不是社交網絡。

在社群媒體時代,你有選擇公布臉書分享貼文,以及選擇公開分享訓練紀錄(含地點跟時間)的權力,你也可以選擇保持全然的隱私與沉默。賽德爾很理解身為粉絲,希冀接觸運動員的體驗,就像你可能是某個籃球明星的粉絲,也期待得到臉書貼文的回應。

「實際情況是,我不想成為與世隔絕的運動員。一年參加兩場比賽,而你永遠不知道他們都在幹嘛,做了些甚麼。」賽德爾說:「具有一定程度的開放性,以及能在社群媒體上互動很棒,但同時也必須保護自己。」這不只是運動員,即使是一般民眾都必須如此,而是否需要對粉絲方方面面都解釋自己的生活,那端賴你的選擇。要做個接地氣的人,不代表一定要受人的打擾。

 

【延伸閱讀】

維持如比薩斜塔般的成果?三個跑者思維地雷

抓握把不能輕忽 困擾單車愛好者的手麻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