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府馬拉松到陪跑輪椅選手 嘉哲期許鹿特丹馬拉松創佳績

0
1081

在 2022 年臺北馬拉松以陪跑者身分陪同輪椅組選手跨入終點的張嘉哲,陪跑輪椅選手是截然不同的體驗,他說:「很多跑者支持輪椅組選手,比賽沿途聽到很多人為選手加油。」馬拉松賽有輪椅組在海外並不少見,在台灣雖然才剛萌芽,但已有許多跑者對此有感。身為陪跑者的他,希冀未來有更多身障選手走出家門,踏上賽道。

去年除了陪跑輪椅組選手外,嘉哲也出賽了第 53 屆防府馬拉松,最終以 2 小時 20 分 54 秒第 21 名完賽,對此他只是淡淡地說:「從中國回來之後,離比賽還有六週,沒有跑好,是自己賽前沒有調整好。」自日本回來台灣之後,有幾週時間不看也不聞有關防府馬拉松的相關訊息。為了這一場比賽,獨自前往中國雲南麗江與易居馬拉松俱樂部一塊訓練。事後就成績來看,多多少少影響心情。幸運的是,幾週後恢復了心情,也選定在 2023 年參加荷蘭鹿特丹馬拉松。

目標是更新自己的最佳成績

去年大半光景待在雲南麗江的嘉哲,加入當地的俱樂部、與職業隊選手一塊訓練,數個月的訓練儘管有所獲,卻也因此受傷。原本有意參賽 11 月份的常州西太湖半程馬拉松,考量膝蓋內側韌帶發炎,決定十月中旬提早回到台灣安排治療。

「有一陣子跑步都會痛,」他說道:「回台灣安排 PLT 血小板凍晶治療,很有效,一個禮拜就好了。」撇開了治療的一週,離防府馬拉松只剩下六週時間可以調整。原本前往中國訓練的念頭,是希望推進個人最佳成績,而意外的受傷與調整失常,也讓日本行略顯隱憂

「回台灣之後,感覺跑甚麼都不太順,沒有調整得很好。」嘉哲說話不找理由:「是我自己調整得不好,跟傷勢沒有關係。」

照片來源:張嘉哲Chia-Che Chang
照片來源:張嘉哲Chia-Che Chang

儘管如此,跑出不甚理想的成績,對嘉哲還是有心情上的影響。他笑說自己有三週的時間,不敢看也不願意看有關防府馬拉松的資訊,無論是影片、照片或是文字。輕鬆和緩的語氣下,也顯現了他很人性、很真實的一面:「特地去中國訓練,五個月花了三十八萬,結果成績沒有跑好,多少會覺得很可惜。」

花了幾週從患得患失的心情恢復過來,嘉哲在訪談時自嘲:「只能跟自己說,比起日本或其他地方,去中國訓練算是很便宜了。」喝著咖啡的他,說話時顯得輕鬆,可心底卻是千迴百轉地才走過。

首度擔任輪椅組選手陪跑者

在去年臺北馬擔任半程輪椅組陪跑者的張嘉哲,感謝台北長跑扶輪社與邱律師讓給他這次機會。擁有多次海外馬的經驗,輪椅組選手馳騁馬拉松賽道並不少見,高雄與臺北馬拉松分別邀來了輪椅組選手參與活動,對台灣馬拉松運動是另一項喜訊。

照片來源:新北市輪椅夢公園
照片來源:新北市輪椅夢公園

在台灣比較常見的是輪椅網球,嘉哲說道,很多輪椅跑者其實都會打網球,但很少人知道,其實輪椅也可以參加馬拉松。

事實上,嘉哲早在四年前就與輪椅組選手「羊角姊妹」結下緣分:「很多身障選手會投入練習,只是時間不一定是我們認知的。跑者習慣早上或傍晚去跑步,輪椅跑者則是中午的時候去練習,因為輪椅跑者也不想影響其他跑者。」如果願意花心思觀察,在士林河濱與福和橋下都有身障人士投身運動。

「很多人對輪椅競賽有錯誤的理解,覺得很危險,這很正常,因為不知道所以會有恐懼。」嘉哲引用常態出現在馬拉松賽場上的視障跑者為例,過去人們覺得不安全、危險,到現在許多視障選手參加馬拉松賽,也有制度去服務、幫助他們。假以時日,輪椅組選手投入馬拉松競賽也會是常態。未來,輪椅組選手參與活動會從休閒格局進入到競賽格局,座下的裝備也會是合乎賽事用的競速輪椅。

照片來源:新北市輪椅夢公園
照片來源:新北市輪椅夢公園

擔任台北長跑扶輪社創社社長的嘉哲,儘管已卸下扶輪社社長一職,對扶輪社的宗旨仍記掛心上:「扶輪社的宗旨其中包含服務他人,投身公益,所以不只是輪椅陪跑,包含長明賞超馬盃、以及鼓勵年輕學子的望岳基金,都能幫助更多人。」除選手身分外,嘉哲投入公益活動事業並不少見,今回陪跑輪椅選手不是他首次投身服務。早在 2017 年就曾擔任 DVTT AED Runner 參加萬金石馬拉松,甚至主動投入培訓課程學習 CPR 和 AED 使用,往後幾年更是積極為基層運動員爭取福利與福祉。

照片來源:張嘉哲Chia-Che Chang
照片來源:張嘉哲Chia-Che Chang

註: 2022 年 6 月,社長張嘉哲宣布望岳基金正式成立。「望岳公益基金」—造山計畫,兼顧支持性與多元性,打造選手背後的靠山,頒發優秀學生獎助學金、優秀選手醫療保險補助、贊助「長明賞」選手訓練金補助,以及運動員社會轉銜計劃(長跑選手高地訓練、企業媒合輔導補助、職前訓練輔導補助等)。

照片來源:張嘉哲Chia-Che Chang
照片來源:張嘉哲Chia-Che Chang

去年,世界田徑總會(World Athletics)公布了 2024 年巴黎奧運的參賽標準,包含男子馬拉松標準為 2:08:10 ,女子馬拉松標準為 2:26:50 。世界田總調整參賽標準,對許多有意邁向奧運的選手來說無非是個重擊。但嘉哲卻是用不同的角度來看待這件事:「世界標準提高,意味著各國的水準也提高,對選手是好事。只是對現役選手來說,奧運如果是長期目標,都只注重這件事會壓力很大。我覺得選手要把目標放在中短期目標,先把中短期目標都做到比較重要。」

2022 年下半年完成了防府馬拉松,以及陪跑臺北馬輪椅選手,無論成績好壞都是選手必經的過程,也是身為跑者的功課。而今的嘉哲,在 1 月已經恢復訓練,把目標擺在 4 月 16 日荷蘭鹿特丹馬拉松,目標是推進個人最佳成績。上一場沒能跑好的,希望在這一場討回來。

真男人文創商行

國手匯運動員品牌加速器|能量補給包

 

【延伸閱讀】

不想練就不要練? 訓練過程沒動力怎麼辦

因為愛而成為他人的力量 跑出亮眼人生的雅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