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於挑戰窠臼的大怪獸 ─ 不安份的何立安博士

0
15465

競賽激勵出人的極限!何立安老師說:運動競賽就如人生縮影,在競技中看到的自己,就是人生中的自己,人生不能重來,但是競技可以,甚至可以無限重複自我探索的過程,經歷一次放棄,就要讓自己經歷放棄後的悔恨,經歷一次膽怯,就要讓自己經歷膽怯後的羞愧,誠實的競技者,會讓自己赤裸裸地面對悔恨、羞愧、失望、挫折,然後,重新再來一次!

文/AniChang

何立安專訪__16

坦白說,專訪何立安老師之前,先瀏覽了老師的Face Book,看到相簿裡一張張露出「猙獰面孔」與「壯碩體格」的照片,再想到老師的中國文化大學體育系暨運動教練研究所助理教授抬頭,以及所擁有的美國春田學院運動心理學博士、春田學院肌力與體能訓練碩士、中國文化大學運動教練研究所碩士、台大政治系等高學歷,心裡有一點點的小恐懼開始苗生。

何立安專訪__15

何立安專訪__12

採訪當天,依約在文化大學等候,一看見老師「巨大」的身軀卻以如小兔般跳躍的步伐蹦向我時,心中擔憂馬上化為無形,因為,可以感覺到在老師專業的學養背景下,必定藏著童頑之心,那麼,就可以暫時拋開龐大的頭銜壓力,暢所欲問了…。

何立安專訪__08

在老師辦公室內,窗外驚人的豪雨聲和濃霧教人心顫,但窗前的何老師,一派安然地分享著他的人生歷練與專業養成,專精運動心理學、跆拳道、柔術、搏擊的老師,除了有讓人敬佩的學成素養與拳腳技法之外,他講述的每一段人生體悟也都有著深沉的生命省思,而老師鎮定如山之姿,恰與窗外狂雨形成對比,原本澄澈剔透的氣氛逐漸凝聚成一股震撼,衝擊著聆聽者的心靈。

何立安專訪__14

身為體育系暨運動教練研究所助理教授、也是怪獸訓練創辦人的何老師,談起運動技擊,語重心長地表示:「其實,我想要的不只是台灣出現一些好運動員,我想要的是台灣成為強壯的民族,競技運動的過程,不是製造出一個又一個傷痕累累的演藝運動員,而是透過運動、肉體掙扎的過程,來讓我們成為一個更好的人。」一語道破運動競賽對於人生的意義,接著解釋:「我想要斗膽做一件事,想要重新定義競技運動這件事,特別是在台灣,堆疊在純粹競技運動上的東西太多,每當有人想要參加競技運動時,身邊的勸退之聲就會此起彼落,這些有口無心的勸退言論,充分表現著大環境對競技運動的看法,或者說是誤解,為什麼我們要讓『人為定義』的獎牌獎金來主導競技的價值?為什麼我們要讓慵懶頹廢的風氣汙染我們想要變強的心智?」

這些話雖簡短精練,卻已誠實紀錄了老師挑戰極限的生命歷程。想像中,要成為像老師這樣有成就的人,成長與升學過程該是充滿鞭策與壓力才是,但實則不然。老師直率的說:「我家算是書香世家,家裡有讀不完的古典白話文書籍,父母親雖然分別是高中與國中老師,卻不會以高壓管教的方式教孩子,他們以開放的態度鼓勵我們『胡思亂想』並多方探索,養成我的堅定信念–有了夢想,就大膽去試!」

何立安專訪__13

在這樣自由的成長空間裡,老師坦言自己小時候是個不受拘束、靜不下來的孩子,但愛動性格下的老師卻是斯文的,斯文到父母親反而擔心他會受到同儕欺負,希望他如果遇到霸凌時,一定要懂得保護自己,甚至可以反擊。而有趣的是,幼年時的老師卻稚氣地回答爸媽說:「我長得比別人高耶,打傷人怎麼辦?」這樣童稚又愛好和氣的對話,讓人窺見在老師強壯的外表下,其實是一顆柔軟平和的心。

於是,一方面是希望可以消耗老師愛動的精力,一方面希望讓老師能更強壯些,老師9歲時,爸媽鼓勵他去學本來就有興趣的跆拳道,同時,不同於其他在升學主義下成長的台灣諸多孩子們,雖然隨著年級增加而功課加重,但老師愛技擊、愛武術的興趣並沒有被壓抑,他會利用清晨5點或是深夜12點自我練習,除了在所謂的「聯考年」會稍微收斂一下,其餘時間,爸媽皆以「放任」的態度支持他順性發展,讓老師在沒有過多的課業成績壓力下,打出一片天。

32008264_副本

老師高中學的是自由搏擊和武術散打,但當時老師並沒有設定將來一定要往運動界發展,因雖然成績出色,卻不是教練眼中典型重點栽培的選手。但奇妙的是,在沒有受到特別眷顧與培訓的學習下,也雖然老師始終不覺得自己是一位技術很好的選手,但他還是參加多次的全國性錦標賽並多次奪冠,也曾擔任世界錦標賽搏擊項目國手,贏得2004國術世界錦標賽擂台賽冠軍,剽悍的拳風與右擺拳必殺技,讓對手聞之喪膽。

而令人敬佩的是,老師雖然花了很多精力在國術方面,卻沒有荒廢課業,一路讀的都是第一志願,包括台中一中與台灣大學,可謂文武雙全。老師說:「我們這個小家庭沒有出現過運動員,但爸媽以開闊的心胸鼓勵我,甚至於,在比賽中看我被打得鼻青臉腫、鼻血流了滿臉,仍沒有阻止我繼續往武術競賽發展;在我大學參賽受傷送醫時,他們還依然只是輕描淡寫表示,既然是自己的選擇,就要自己承受結果。」老師至今仍覺得爸媽的態度很神奇,但也由於這種開放寬容的教育方法,讓他可以用樂觀且一無反顧的態度來追求夢想,從無知懵懂的「武癡」蛻變成運動技擊專家。

何立安專訪__10

「心中對武術的迷戀一被開啟,就如脫韁野馬再也捉不回,一頭栽入跆拳道,進而衍生到不同的技擊領域,至今已20多年。」因為對武術的熱愛與堅持,老師展現了超乎常人的堅強意志力,他曾經為了參加已更改規則的全運會,在當時靠著超額的運動量與嚴格的飲食控制,硬是在一年之內減重28公斤,讓體重符合參賽資格,這樣的志氣讓人心生敬佩,也讓人見識到何老師骨子裡不服輸的硬漢性格。

何立安專訪__3

何立安專訪__4

另外讓老師難忘的是大學時期的技擊生涯。老師加入跆拳校隊之後,以強大的體能與精湛的拳腳功夫當上隊長,帶領一群隊員以叱吒風雲之勢廝殺於各個競賽場合。憶起這一段年輕時光,老師笑著說:「我是出名的嚴格隊長,對隊員的體能素質有很高的要求,徹底執行嚴格操練。」也因為大家在體能上突飛猛進,校隊曾拿下86學年度男子組團體亞軍和87學年度男子、女子組團體亞軍,光芒畢露,也改變了身邊很多人認為台大學生只會讀書的刻板印象。

另一個戲劇性的發展是,老師身為台大政治系的高材生,畢業後竟然「棄政從武」,他沒有繼續鑽研政治學,退伍後反而選擇報考文化大學運動教練研究所。彷彿是天注定似的,老師就是要走上運動技擊這條路,雖然在準備碩士班考試時讀錯教材,但老師還是以第一高分的榜首錄取,畢業後又回頭來帶領台大校隊,角色演變成了「何教練」。老師說:「我將國外最先進的重量訓練引進隊上,雖然不再像以前隊長時期的狂操隊員,但卻更要求訓練品質和專項特殊性,像是Power clean、蹲舉、挺舉、抓舉,這些以往只會在奧林匹克式舉重才看到的名詞,都是當時校隊的例行菜單。」這樣科學化的訓練結果,讓隊員都能保持精壯的體魄與體能,也讓台大跆拳道代表隊以強大的破壞力與拼鬥力震驚體壇。

何立安專訪__11

何立安專訪__1

老師在台大當了兩年教練,於2006年飛到美國春田學院,先是攻讀肌力與體能訓練碩士,繼而深造運動科學研究所運動心理學博士,並取得美國國家肌力與體能協會專業證照CSCS,博士階段致力於研究自我效能和運動情緒在高強度肌力訓練當中的變化,學成歸國後,也將這套理論應用在實務方面,並使用催眠技巧和諮商技術,來幫助運動員有更佳的表現。而在美國的5年多,老師還是不間斷精進自己的武術造詣,不僅重拾並深研巴西柔術,還加入美東柔術專業團體,於北美協會錦標賽以及國際公開賽多次得名。

問到老師攻讀碩博士期間的趣事,老師笑著說,雖研究的是體育運動領域,但拿的卻是數學系的全額獎學金,還負責教授教育心理統計學與提供統計諮詢服務。尤其諷刺的是,老師在台灣高中三年的數學是一路不及格的,這樣的數理背景還能開統計課?老師大笑:「這要感謝美國人開明的教育觀念,他們認為敢爭取的人就有機會,而且只要證明有潛力,他們就願意栽培,我極力爭取並通過測驗,因而獲得了機會,並且在獲得獎學金之後也獲得更多專業進修,培養更好的能力,這證明了勇於爭取、不輕易妥協的人,就能贏得先機。」

何立安專訪__2

因為經驗過不同國度的教育方式,讓老師深有感觸:「我對於台灣目前的教育環境與體系是存疑的,對我這種反骨又內在不安份的人來說,教育已流於形式,升學壓力的大框架箝制住潛能發展,只知道奪名次、拿獎金的運動員也不知競賽的真義,大家的競爭力已在無形中被扼殺了。」老師接著表示,透過肉體和精神的掙扎過程,可以體現出人性的堅強和偉大,掙扎才是運動競技的本質,但很可惜的,奪獎牌獎金被誤導為競技的主要價值,原來的競技規則已屈服在商業目的之下,競技運動扭曲交纏著國家意識、商業利益、民族自卑感與教育大焦慮,大多數運動選手淪為商業犧牲品,慵懶頹廢的風氣汙染想要變強的心智,很多人已深陷在政府對體育政策的共錯結構裡了…。

而遺憾的是,被這種環境框住的老師亦無力反抗,就如同他在FB裡的怪臉照片一樣,只能在像是框架的相片中吶喊,那是想要掙脫束縛的內心自白。老師接著下了一個結語:「美國的學習經驗,讓我更確定,將來一定要以更開闊的態度來教養兒女,讓他們能勇敢追夢!」

何立安專訪__6

何立安專訪__09

何立安專訪__5

聽著老師沉重的話語,再看著老師辦公室櫥櫃上的一座座獎盃,想像老師年輕時在擂台上嘶喊較量的勇勁,那些確實為老師累積了紮實功夫,也讓他擁有跆拳道黑帶5段、巴西柔術棕帶的實力。但老師教人印象深刻的不是身經百戰的拳腳台風,而是那百折不饒的超凡鬥志,從老師身上流露出的是勇者鬥士的精神,因為,一位勇者不是只有精進專業項目而已,他還要將之做到最好,內心的堅韌度也超越常人,雖背負外人不解或排擠的眼光,但老師用心想打破教育窠臼,堅勇前行的背後,是一個無法量化的天與地。

因為想要突破現有的教育束縛,讓熱愛運動的人能激發出更強大的能量,老師創辦了怪獸訓練,為需要的人提供肌力及體能訓練,並傳遞更貼近競技的真義–競技就是人生,希望大夥能在各項人生挑戰中拿出自信。因為,「競技終極目標是面對自己的真面目,在驚濤駭浪裡能堅持越久,見到的真面目越是堅毅,越是偉大,在這條路上越早分心、越早放棄、越多藉口、越多抱怨的人,看到的自我就越渺小、越脆弱。」

何立安專訪__7

習武之人最可貴的是不對生命低頭、不認輸,不交出生命的掌控權。我想起老師在怪獸訓練網頁上的一段話:「競技運動,是每個人都能擁有的雙重人生,而這雙重人生的目的,在於認識自我,探索生命的意義,競技無庸置疑是人生的縮影,在這個人生的微觀世界裡,有努力的過程,有拼鬥的過程,有狂悲狂喜的過程,有面對隨機命運的過程,人,必須昂首闊步地走進訓練場,走進競技場,接受強敵的壓迫、受傷的恐懼、耐力的考驗和心智的挑戰。」失敗後歸零,然後勇敢面對新的世界再出發,如果願意堅持到最後一秒,相信夢想的花朵一定會開得燦爛!

何立安專訪__17

參考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