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谷關五雄 越野跑 練腿力

0
2304

聽聞「谷關七雄」這山(地)名最近的時間點是參與2015年4月TNF 100K越野賽事的後面20K賽道間,下午入獅頭山遇傾盆大雨與跑友Kevin結伴跑,Kevin提及他最長時間的練習是去爬谷關七雄的幾座山,當時覺得「谷關七雄」是遙不可及,人生的樣貌總是機會來了,充滿變化,讓人深覺奧妙之處。 越野跑

加上今年九月要參加UTMF 越野賽,這幾次山訓給我很大的助力,專心在腳下及視野的專注,我忘了時間,忘了塵囂,山林間移動,彷彿自由自在的屬於大自然,被山野深深的吸引住,關於越野跑走。

夏天谷關五雄之練腳力-1

(一)八唐縱走

八仙山(2366m)縱走到唐麻丹山(1305m),八仙山恰巧是谷關七雄的老大(最高),唐麻丹山是老么,從松鶴部落博愛國小到八仙山主峰,約6.5公里,要爬升1700m,屬於陡升的山徑,需要高度耐性,過程中,心態處於整個沈浸在夏天爬山是幸福的氛圍,避暑爬山放鬆心情之練功夫。

走到八仙山步道(多木棧道),發現就相對好走,大片造林處林木遮天,風景怡人,八仙山頂有個涼亭,及一片寬廣平面的草地,但無遠山寬廣視野,可調整補給後,再前往移動到唐麻丹山,約6公里多,原先以為八仙山高度下降到唐麻丹山會以為是一直下坡,這是假象,還是在稜線上下上下,且山徑地形多變化,下到再接松鶴果園登山口回到松鶴部落。

夏天谷關五雄之練腳力-2

爬山練腿力,也練協調性;專注力,在山徑移動的技巧很多時候都可以「熟能生巧」取代肌肉記憶,一圈八唐縱走約花六小時半,順順不趕時間,還可以邊拍照聊天。

A.很多植物都會割人勾人(乾掉的厥類)穿長袖長褲,個人習慣是加袖套小腿套亦可!

B.安全第一,戴手套抓繩;手攀石塊移動;抓樹根都有加分效果。

C.眼看四面,多留意布條及山徑變化,視野放寬5-10m之遠,由上而下,避免被被樹枝敲到頭及樹根絆倒。

夏天谷關五雄之練腳力-3
(二)東屋下麗陽,東卯山東南稜線回

行程:谷關大道院東卯山登山口到屋我尾山下麗陽,再經由台八線走德芙蘭步道接東卯山東南稜線至東卯山,回到大道院。

從谷關大道院(台8線,於25.1公里左轉),東卯山登山口即位於大道院右前方產業道路1公里處,東卯山(1692m)谷關七雄排名第五,原為台電之保線道路,沿線之字形上坡,風景秀麗,之字形步道爬升高度910m,山頂擁有360度的全視野,展望視野中能看見八仙山、唐麻丹山、稍來和鳶嘴山,谷關七雄公認展望最好的一座山。

東卯山往屋我尾山(1796m)有個岔路口是東卯山東南稜線的下切點,不要傻傻就下去了,偏左邊有個紅色小箭頭的「屋我尾山」,偏左行,有兩、三處長上坡,多大岩石區,需四肢攀登為助力。

夏天谷關五雄之練腳力-4

屋我尾山下南登山口(麗陽,台8線),3.8K,屬急峭下坡,多留意腳下的路徑地形,眼光視線帶遠帶大,方可順利點走,麗陽接台八線(32K處)2-3K至德芙蘭步道。

德芙蘭步道涼亭沿著東卯山東南面大崩壁裙而上,這段是一路陡上的山徑,東臨大甲溪,沿途可見陡峭的大岩壁及散落的大、小落岩塊,步道上偶有大石堆疊,得手腳並用攀爬而上,專心加上耐心,膽大心細的上切至東屋岔路口,取左行往東卯山回到大道院。

這次山徑越野練習,含休息吃麵,約花費10個小時。

A.安全第一,千萬不貪快,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山路變化多,一跌倒一扭到,就報銷了!

B.東卯山東南稜線多處需要拉繩(戴手套會比較順),也是魔鬼細節,請在松鶴橋前做好補給後再上,心理比較平衡及多一些抗壓性。

C.這是體力、越野難度高、強化心理素質的山路練習,不疾不徐順順的走,增加全身肌群的最佳鍛鍊。

夏天谷關五雄之練腳力-6

(三) 波屋東

行程:谷關大道院跑到谷關上波津加山到大雪山森林遊樂區,然後下公路到31.5k處走屋我尾山到東卯山回大道院。

波津加山(谷關四季溫泉會館旁的波津加山登山口,1772m),谷關七雄的老四,單程3.2K,一路爬升1000m多(700-1770m),山頭有顆青蛙石,遠遠可見對面大雪山公路的小小藍色鐵橋,當跑到藍色鐵橋時,有點悸動,人用雙腳移動的速度與視野,常出乎想像之外。

夏天谷關五雄之練腳力-5

大雪山遊客中心(林道 43k)跑到屋我尾山登山口(31.2K),這是北登山口,距離近且好走,故遇到許多遊客登山客下山,天公做美,有陽光,涼風,大雪山公路下起毛毛細雨,該有的都有,夏天這樣的氣溫,實屬恩寵加身。

屋我尾山至東卯山相對好走,還是前一次走過心裡有數,反過來走,輕鬆許多,快下到登山口時才下起雨。

越野爬山請量力而為,在山上不比平路,有爬山底的的跑友心裡有數,積極點走,眼看四面(避免迷路),越野山路跑讓我們更加了解不同面向的自我,越發的覺得自己的渺小與更多值得探索的領域,要學習的人事物,永無止盡。

山林越野帶有自我療癒的心靈之旅,直接面對自己的內心深處,認識更多的自我,嚇妳一跳的自我;滿心歡喜的自我;痛苦不堪的自我;透過山林越野,可以穿越痛苦,忽略痛苦這回事,專心在腳下,滿心歡喜的前進。

每次探路,都對越野又有新的體悟,我們所認知的越野視野,永遠無邊無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