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景文・待在台灣的27個春秋・選手、教練、攝影,以不同身份道盡對台灣的無限思念

0
13074

「捨不得的太多了,」老涂不假思索的這麼說「最後在台灣的這幾天,每一餐都會想“這可能是我最後一次吃半筋半肉牛肉麵了”;或是“這可能是我最後一次吃滷肉飯和蔥抓餅了”。」

台灣已經乘載了老涂生命中幾乎所有的工作經驗、好朋友們也都在台灣這塊土地上「我不會放棄台灣的朋友、台灣的客戶,在台灣的經驗是我非常重要的經歷,我已經和台灣分不開。」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生活27個年頭,已經超過自己年齡一半的老涂——或是你常聽到的David、涂景文,都是他的名字。

你認識哪個模樣的他?鐵人三項比賽凸台常客的他、翻譯工作的他、一口流利台語的他、透過他自己生動筆下的他、愛跑馬拉松,曾背真武山三太子的他、還是攝影的老涂?

從22歲大學畢業來台灣,本來沒有計畫久留、卻紮紮實實地落地生根在這塊土壤二十七個春秋。現在他即將回美國定居陪伴父母親,即使我們有再多的捨不得——他在台灣運動產業的付出與影響,就像牽一髮動全身,老涂不僅目睹也用汗水經歷了台灣的進步。一起來認識瘋狂熱愛台灣的阿豆仔吧!

76734_涂景文・待在台灣的27個春秋・是選手、教練、攝影,以不同身份道盡對台灣的無限思念_1

(照片來源:涂景文)

76734_涂景文・待在台灣的27個春秋・是選手、教練、攝影,以不同身份道盡對台灣的無限思念_00732

(照片來源:陳俊銘)

1967-1985
初生之犢的David Toman
地點:紐約郊區

David Toman,家鄉在紐約的郊區。父親的家庭有點類似台灣的家庭:多少認為「小孩愛運動是不會唸書的想法」,雖然不至於像東方文化這樣刻板,也不會要孩子一定要把書唸好,但也不會特別鼓勵運動。「父親即便受祖父母的影響長大,卻希望我不要和他一樣,因為童年時都不讓孩子接觸運動而好像少了一些什麼。」老涂回憶起他小時候和曾和父親玩傳接球「父親說他所錯失的機會,一定要讓孩子試試看。」

也因為如此,David在不受拘束的家庭生活中成長「記得小學離家不遠,覺得走大馬路沒什麼挑戰性,還特地繞道郊區和鄰居庭院、找些溪流橫越、穿越那些層層阻礙像是在探險。總是要拖些時間再去上學、或是放學玩一下再回家。」

高中時David有一位很要好的朋友,在他七歲(小二)就跑了紐約馬拉松。那時和他一起參加高中的cross country俱樂部,「只記得從進去的第一季開始就從來沒輸過他,」那時David專攻3200公尺,說到自己400公尺的成績慘不忍睹。也因為練得非常認真,17歲時的第一場百慕達馬拉松,創下了到現在還破不了的初馬PB——2:47「自己像是柴油引擎——爆發力不夠,但續航力很好。」說到跑步的魅力,老涂很喜歡很那全力奔跑的感覺,既痛苦又痛快,有那麼一點不適、又能完全解放。

76734_涂景文・待在台灣的27個春秋・是選手、教練、攝影,以不同身份道盡對台灣的無限思念_1022

家鄉一年一度嘉年華的10K路跑活動。照片來源:涂景文

David喜歡把運動當成一種平台——磨練自己的平台。「個人運動一直對自己有很大的吸引力。自己跑步、自己練車,或是划獨木舟,當聽見耳邊的呼吸聲、心臟蹦跳的聲音、頻率快而穩的腳步聲;也聽到大自然的低語、鳥鳴聲、雙槳滑過水痕的聲音——很單純。」

靜如處子,動如脫兔——結合運動與藝術的稚嫩靈魂

因為家鄉的湖水會結冰,在童年時期母親都會帶David去溜冰,因此David九歲時開始接觸冰上曲棍球「11歲的暑假,我和母親要求把我丟包在紐約遊騎兵練習場地旁一整天,那時年紀較長的學長也在那邊玩曲棍球,我就帶著炭筆和色鉛筆畫畫。」David就坐在湖邊,畫他們運動時衝刺、傳球等練習的模樣「結束後還鼓起勇氣,問他們可不可以幫我簽名,我還記得那為遊騎兵守門員哥哥很開心的收下。」從小就對藝術有獨特意念的老涂,沒想過將來這動與靜、這樣兩面的他,讓自己的生活如此豐富精彩。

1984年,高四修的美術通識課,期末考是要畫一幅油畫,當時參加Cross Country隊的David,練習時間是下午三點,因此在中午結束課程後,往往沒事就往畫室跑,就這樣一筆一畫地完成。那是老涂到現在唯一的一幅油畫,而這幅油畫讓他意外地接觸東方神秘面紗。

後來David才知道,美術老師偷偷地將他的油畫作品送件參賽「當時在公立圖書館的地下一樓展示,只記得下樓梯時,一直有朋友和我說恭喜,我還聽不懂——到了樓下發現我的油畫掛在那。」這幅《Another time, another place》讓他成為中美少年藝術交流團的紐約代表,在隔年春季到中國的杭州、上海、內蒙古、北京巡迴參展。

76734_涂景文・待在台灣的27個春秋・是選手、教練、攝影,以不同身份道盡對台灣的無限思念_Another Time, Another Plac油畫2974

從小就被東方文物魅力給吸引的David,在那個年代能接觸到的資訊不多,學生時代因為「非西方文化」這門課的學期報告,採訪住在隔壁的鄰居、從台灣移民過去的沈家人。鄰居家中庭院是假山的日式庭院風格,有禪的意境,讓年幼的David很著迷。直到1985年參加中美藝術交流團到了中國,才和東方文化有密切接觸、讓老涂對東方的情有獨鍾能開花結果。

1985-1989
那段屬於青春的大學年代
地點:北京(北京大學)與美國佛蒙特州(Middlebury College)

「在當時外國人很少的北京,對外國人和中國人來說,都是新奇的體驗。要上館子吃東西對外國人來說是不可能,不僅看不懂菜單、更不知道怎麼點;找義大利餐廳吃麵,吃個麵也會被中國人圍觀、像是珍奇異獸一般——」

1985年到了北京,那時剛開始開放政策的中國,對外國學生有紅地毯般的款待。David和這群從美國來參展的學生,在一幅石版畫前讚歎這幅細緻不已的畫作,一位北京學生走了過來,用著靦腆和小小聲又流利的英文說著:“謝謝!”」

然而回想起來也不知道為什麼,這位創作石版畫的學生對David特別照顧,已經是超越膚色和語言的友情。「他不僅把我偷渡出去遊歷北京、搭計程車時,司機對外國人非常好奇,甚至還說“你們去吃飯時我就待在旁邊,不收費!可以嗎?”」老涂笑著模仿司機流利的北京腔。可見當時外國人的稀有、以及這個北京朋友的對David視如己出的友誼。這位才華洋溢的北京學生,吳煒林,在這之後也成為David的乾哥,現在定居在紐澤西州。

76734_涂景文・待在台灣的27個春秋・是選手、教練、攝影,以不同身份道盡對台灣的無限思念_399

1985年老涂和北京乾哥的合影

在中國畫展巡迴、回美國的最後一晚,David也決定主力學習中文,回美國後註冊佛蒙特州的Middlebury College的中文班。這間聞名於美國的Middlebury College重視語言教學,學校內有修習西班牙文、拉丁文、中文、日文、俄文等語言學系,最特別的是,校內禁用英語的環境。後來老涂也主修東亞研究系。

在中文班的每個午晚餐時間,師生都會在法文系學院裡的“語言桌”一同聚餐,將學到的語言完全生活化。只是是當時中文教材有限的情況下(中國尚未完全對外開放),學生和老師們是用非常生硬的中文,像是:「請你-把-咖啡-遞給我,好不好-?」

「美國有一種起司,叫做cottage cheese,滑潤又白色一粒粒的模樣是我們非常喜歡的食物,但中文裡當然沒有這個字,然而在語言桌上又不能說中文,因此老師們還發明的一個詞代替它——「白的東西」。因此餐桌間還常聽到“我要-吃點-白的東西”」現在想起還是讓老涂樂不可支。

76734_涂景文・待在台灣的27個春秋・是選手、教練、攝影,以不同身份道盡對台灣的無限思念_39921

「白的東西」(照片來源:網路)

學校房間外都有白板讓學生留言,在沒有手機的時代,同學們在這白板上留下各自修習的不同語言,就像只有對方才會知道的暗號,也因此在這樣的教學環境中打下不錯的語言基礎。 三年級時David申請台灣大學的語言中心,但當時被排在另外兩個非常優秀的同學後面當候補,因此第一次沒有申請上。

不過就在David大三的第二學期,為了和這兩位來台灣交換、暫住在花園新城的同學見見面,那是1987年的最後一天,12/31,20歲的David初訪台灣、就在台北車站旁的YMCA跨年。

隔天1988年的元旦,是台灣史上第二次解除報禁(第一次在光復)「原本只有一兩張的報紙,在一個夜晚的魔術下變得肥肥的。在之後1989年6月來台灣定居時,這一年半間的媒體環境已經蛻變的完全不同,好像被我瞧見了台灣的專制轉變成自由——是非常和平而難得的過程。」

1988年升大四前的暑假,David和朋友在中國當背包客兩個月,帶著一把吉他從大連搭船到廈門、廣州、上海,遊歷中國東部沿海「在當時並不是每個城市都開放的中國,我們到下榻到貴州黃果樹瀑布的安順飯店登記後,便外出一整天,直到回來飯店時公安已經在飯店等我們——隔天護送我們離開安順。」老涂和朋友也搭乘火車,到了好幾個鳥不生蛋的偏僻小鎮下車、探險,像是麻尾這個小鎮,在那遇見很多不同的風俗民情,有中國少數民族、也遇到在鐵道邊工作的四川人,因為文革的關係,被下放到麻尾等待火車經過時手動升降柵欄。經歷了這個中國大冒險的暑假後,David的大四生涯在北京大學進修。

而就在19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的前一年,David目睹了當時學生與政府間的衝突「當時空降成為教育部長的李鵬,和學生間有嚴重的不了解與不滿。還記得一群北京學生拿起掃把,從北京大學掃到天安門廣場。也像是親眼瞧見了那埋下六四天安門事件的種子。崔健的《一無所有》是在那生活在那世代的中國學生主題曲。」老涂回想起那段回憶,歌聲似乎也一起縈繞在耳。

【腳下這地在走,身邊那水在流——告訴妳我等了很久,告訴妳我最後的要求;我要抓起妳的雙手,妳這就跟我走。】

 

大四結束後回到美國,申請前一年沒申請到的台大,這次如願以償來到台灣進修中文。

1989-1992
從在台大的短暫停留、到決定再訪台灣的長期逗留
地點:台灣

台大語言中心的中文課,是非常有深度和為研究需要而開設的課程「課程是一對一念西遊記等名著、或是小班制四對一的中文會話班;噢,對了——我也在台大修“台語”這門課。」老涂笑說。台大的課程非常紮實、也非常地累,在學生活不只在課業上要有好的表現、為了應付開銷,也得想辦法賺點生活費。

對於大家認為外國人來台灣就是「教英文」的普遍認知中,老涂顯得有點感冒:「就像美國的鐵路很多都是自中國的苦力,當人們遇到中國面孔,第一句都會問“你在哪裡蓋鐵路?”;或是早期移民到美國的中國人,不是開洗衣店、就是中國餐廳,看到的第一句話也是問:“你的館子在哪呀?”」像是硬生生把人擠到一個牆角一樣的刻板印象,讓反骨個性的老涂說:「所以打死我都不教英文。」

1989年來台學習、居住在汀州路上的老涂,一開始到師大語言中心外面佈告欄找翻譯工作,結果真的接到了案子!當時住在新店花園新城的一對外國夫妻成爲老涂的工作夥伴,沒有個人電腦的他,工作時就到翻譯社接案、交稿。 然而因為課業忙又工作,一年的學業生活很快就過去,學習生活結束了卻沒有對台灣有深度的暸解,難不成就要這樣結束回美國了嗎?

「台語感覺好親切、卻沒有機會用,也沒交女朋友(笑),好像沒有和台灣有連結一樣。」因此暑假老涂回美國參加姊姊婚禮後,決定回來台灣打工一年。然而這個決定,讓老涂留在台灣27個年頭。

1990年暑假回來台灣後,回來已經搬到台電大樓的翻譯社繼續工作;1992年開始自己在家裡接案子,一些曾經合作過的客戶例如:長榮航空、台北市立美術館等等,都特別喜歡老涂的翻譯能力,而後在老涂在台生活的工作期間都有長期合作。老涂在台北的住家換了幾次,唯有幾樣一定會跟著老涂搬家的,是一整面的爵士樂CD牆,也反映出對爵士樂的深度愛好。老涂也曾在1999年創刊的「都會搖擺」雜誌中寫過不少專欄。

76734_涂景文・待在台灣的27個春秋・是選手、教練、攝影,以不同身份道盡對台灣的無限思念_370

 

老涂在都會搖擺中的四篇專欄

 

Andrew Hill 神祕的獨行俠 鋼琴手安得魯.希爾
Chet Baker: 留下太多遺憾
Freddie Hubbard — Straight Life 佛瑞德哈柏:「正直人生」
John Coltrane — The Ultimate Blue Train 約翰 柯川:「藍色列車」終極多媒體互動光碟版

說到這裡——老涂、老涂,這名字怎麼來的?

David・涂景文・老涂

現在大多認識David的人,都稱他為「老涂」。說起涂景文這中文名字的由來「是在美國大學時期,中文系的姜老師依據David Toman的T開頭姓而取。“景文”兩字也是由老師取的,現在回想起還是覺得很不可思議,涂字帶水像是愛好游泳的自己、景和文似乎也象徵著愛好攝影的自己、與對文字熱戀的自己。

1992-1998
不安於室的「動」靈魂
地點:游泳/新店青潭堰;單車/單車聖地的前身:荒煙蔓草的平溪與雙溪(還會被狗追)

成為SOHO族的老涂搬到現在的新店區公所附近,當時唯一的運動是游泳,在建國游泳池一游就是3000、4000公尺,而一直游到都成了長輩的熟面孔。有一天,長輩們和他說:「少年ㄟ!不要在這邊游啦,這邊漂白水這麼多,游個50公尺就要翻身,多無聊!我們有個地方叫“青潭堰”,要不要來看看?」

從此開始往青潭堰游泳的老涂越來越愛這個開放水域廣場,也認識了當時台灣早期的碧潭鐵人隊。每當游完泳後便換裝跑步,跑到上面的小粗坑。

碧潭鐵人隊邀請老涂一起練車,因此將美國大學時代買的“三鐵車”運來台灣「記得那時買車時問老闆,哪一台車適合比三鐵?老闆說:“這台適合啦!”最後就牽著一台七段變速的Trek鋼管車離開。」老涂笑著說,那台車根本不適合比鐵人三項,可是對當時風氣來說,並沒有現在這麼多樣選擇。

76734_涂景文・待在台灣的27個春秋・是選手、教練、攝影,以不同身份道盡對台灣的無限思念_418

已沒有那台老涂的鋼管車照片,這是在網路上找到類似的Trek鋼管車款式。(照片來源:網路) 

練習路線是由台北出發,騎到平溪、雙溪、貢寮、頭城,在上北宜公路的九彎十八拐,到坪林稍作休息後、再回到新店,全程大約140K。「在沒有平雙隧道的年代,要上七公里的爬坡上去,再下來雙溪,翻山越嶺的體力完全是靠游泳的體力。也因為碧潭鐵人隊認識了莫飛和許延賓,我們一起參與了碧潭鐵人隊辦的社團式三鐵比賽。」而就在隔年(1998),老涂完成了人生的初標鐵,統一盃的51.5。

小插曲/工作與鐵人三項的選擇

1994年,當時老涂離開自由業在麥肯廣告公司負責翻譯及業務工作,在信義區的公司隔壁就是亞歷山大健身房(是的就是後來惡性倒閉的那家)練習,第一場統一盃初標鐵的體力,可以說是在健身房練出來。最後老涂因為愛上鐵人三項,想要更精進的他,在1998年離開麥肯公司再度成為自由業,直到現在。

1998-2009
鐵人老涂
地點:有鐵人賽的地方(加拿大、紐西蘭、日本⋯⋯當然,還有台彎全省)

自台灣的第一次鐵人三項賽後(統一盃),當時的龍勳廣告公司想要推廣鐵人三項運動,在1999年舉辦的澎湖鐵人三項,則是老涂第二場標鐵;然而網路的時代來臨,當時參加一個三鐵的網路社團,最被熱烈討論的是加拿大的Ironman 226(1999年8月的最後一個禮拜),只比過兩場標鐵賽的老涂,竟然傻傻的報名。

76734_涂景文・待在台灣的27個春秋・是選手、教練、攝影,以不同身份道盡對台灣的無限思念_3999

76734_涂景文・待在台灣的27個春秋・是選手、教練、攝影,以不同身份道盡對台灣的無限思念_90128

「當時的報名方式是下載及印出簡章報名表,將報名表填妥寄到加拿大。隔了好一陣子收到一張明信片寫著“恭喜你錄取了!”(然後趕快繳錢吧)」在1999年、2000年、2001年都參加Ironman Canada 226;2002比紐西蘭ironman 226,中間則用台灣的標鐵比賽當作緩和練習。

76734_涂景文・待在台灣的27個春秋・是選手、教練、攝影,以不同身份道盡對台灣的無限思念_0000 76734_涂景文・待在台灣的27個春秋・是選手、教練、攝影,以不同身份道盡對台灣的無限思念_397

上兩張 : 在2000年的ironman Canada 226。(照片來源:涂景文)

76734_涂景文・待在台灣的27個春秋・是選手、教練、攝影,以不同身份道盡對台灣的無限思念_200233

2002年台灣的第一場超級鐵人,也是由龍勳廣告主辦。David參加自由車距離100K的“超鐵123”,最後因為熱衰竭棄賽。不僅連「涂」和「Triathlon」都繡錯,後來朋友之間都開完笑稱那邊的比賽”Super Triation”。(照片來源:涂景文)

1999年開始網路較發達,也開始有個人網站(部落格的前身),當時中文的世界裡沒有關於鐵人三項的資訊,老涂訂閱美國兩本雜誌《Triathlete》及《Inside Triathlon》,吸收後再分享到網路上、以及比賽心得和賽報,當時還特別錄製了鐵人不生鏽( 網路上還找得到當年 第一集 、 第三集 的原音,連開頭配樂也是老涂自己選製 )的廣播節目。

「也因為這個網站,有一位先生叫“林澤浩(Renny)”找到我,」說到這裡老涂不由得笑了起來「他看到我在2002年比紐西蘭Ironman的心得,寫email和我聯絡,問一些他將在2003年比Ironman New Zealand 226 要注意的事項。那時他一直用英文寫,我一直用中文回,他覺得我莫名其妙、我也覺得他莫名其妙!」在很久以後的2010年,Renny也引進Ironman,辦了台灣第一屆Ironman Taiwan。

2001年的統一盃,老涂從台北騎車去花蓮看比賽,認識鄧子賢Shane,剛開始玩三鐵三項的Shane,也和老涂一樣住新店,兩個變成了彼此的訓練搭擋兼好朋友。「一個禮拜中有三天都會一起練習,每次都會約在碧潭橋集合,騎到平溪、再回新店,然後Shane再去上班。上班前至少60.70K的騎乘練習。」

後來因為Shane工作轉移的關係,一個禮拜只要上三天班,和自由業的老涂的練習時間又更多了,「我們的訓練很有系統,每個禮拜四我們都會騎比較遠,像是騎到石門水庫、或是雙溪折返;禮拜天則是較重的練習,長途騎乘160K~180K,回來再跑個20K,禮拜一則是游泳練習,結束後再相約下一次練習時間。」

76734_涂景文・待在台灣的27個春秋・是選手、教練、攝影,以不同身份道盡對台灣的無限思念_33333

2013年真武山團團練,左起:Ruth Croft、老涂 、Shane Dennison、莫飛。(照片來源:Shane Dennison臉書)

76734_涂景文・待在台灣的27個春秋・是選手、教練、攝影,以不同身份道盡對台灣的無限思念_038

2005年Ironman Canada的台灣朝聖團,完賽隔天合影。老涂(左二)帶團一起去加拿大、Shane(中間),以及鄭文章老師(右一)和夫人一起去加拿大取經,會來隔年辦台灣第一場226——恆春半島超級鐵人。(照片來源:涂景文)

76734_涂景文・待在台灣的27個春秋・是選手、教練、攝影,以不同身份道盡對台灣的無限思念_32749

(照片來源:張壽生)

76734_涂景文・待在台灣的27個春秋・是選手、教練、攝影,以不同身份道盡對台灣的無限思念_8983

76734_涂景文・待在台灣的27個春秋・是選手、教練、攝影,以不同身份道盡對台灣的無限思念_4901

2006 年台灣恆春半島超級鐵人 Shane冠軍,老涂亞軍,許延賓第三,小岡第四

以前總是用訓練台練習的老涂,認識Shane之後,Shane則成為老涂的最好的訓練器材兼夥伴「只要約好那個時間,我們都不需要再用簡訊或電話確認——無論天氣如何,對方都會風雨無阻地出現在集合地點,從來沒有取消過。」兩個訓練上的靈魂伴侶就這樣持續了好幾年,直到Shane在40歲,2008年回紐西蘭定居前的113告別秀。

76734_涂景文・待在台灣的27個春秋・是選手、教練、攝影,以不同身份道盡對台灣的無限思念_29765

2006年恆春半島超鐵226完賽後,老涂(左)與Shane(右)相擁。(照片來源:涂景文)

76734_涂景文・待在台灣的27個春秋・是選手、教練、攝影,以不同身份道盡對台灣的無限思念_49099

2006恆春半島超鐵賽,圖為Shane和兩位女兒。(照片來源:涂景文)

76734_涂景文・待在台灣的27個春秋・是選手、教練、攝影,以不同身份道盡對台灣的無限思念_349098

Shane在2005、2006、2008年都拿下台灣恆春半島超鐵冠軍。(照片來源:涂景文)

台灣的空氣很厚、騎車阻力大;跑步時空氣潮濕、悶熱不舒服,在台灣比賽的難度相較其他國家高。老涂自己最好的成績是在2003年東之美,總排名第三。「還記得東之美限額1500個名額,好幾屆515都很快地額滿;而在2004年、還是2005年的時候,遇到一位選手叫“李筱瑜”,那屆我和Shane都輸給李筱瑜,她的印象讓我非常深刻,騎車很猛的女生。」

76734_涂景文・待在台灣的27個春秋・是選手、教練、攝影,以不同身份道盡對台灣的無限思念_93407

2003年東之美,515總三。(照片來源:涂景文)

76734_涂景文・待在台灣的27個春秋・是選手、教練、攝影,以不同身份道盡對台灣的無限思念_3434114

76734_涂景文・待在台灣的27個春秋・是選手、教練、攝影,以不同身份道盡對台灣的無限思念_0001284

一本本的鐵人訓練日誌,載滿了老涂的回憶,無法忘懷的記憶寶藏也一起打包回美國。

(照片來源:涂景文)

76734_涂景文・待在台灣的27個春秋・是選手、教練、攝影,以不同身份道盡對台灣的無限思念_347091

2006/2/14摔車逢八針,隔天照練。「真是瘋了!」老涂這樣說自己。(照片來源:涂景文)

小插曲/2007-2009的教練生活

2007年國家隊找上老涂擔任鐵人教練,和田偉璋教練一起帶選手去韓國亞錦賽。也曾帶過現在的鐵人好手罐頭、謝昇諺和魏振展。

小插曲/720armour的靈魂人物

2006年因為和Shane逛自行車展而認識720armour,也成為720的贊助選手,隔年2007年以教練的身份繼續合作,爾後是用寫手的身份寫型錄及廣告,直到最近3年是用攝影師的身份,老涂開始自己拍、自己寫。10年的長期合作最後像是朋友般的存在。

76734_涂景文・待在台灣的27個春秋・是選手、教練、攝影,以不同身份道盡對台灣的無限思念_34709159990

日前在擎天岡進行720armour拍攝,江晏慶。(照片來源:涂景文)

2009-現在
攝影老涂・淬煉於成熟的「靜」靈魂
地點:鏡頭後面

76734_涂景文・待在台灣的27個春秋・是選手、教練、攝影,以不同身份道盡對台灣的無限思念_4422444

 老涂的貓、和老涂的相機。(照片來源:涂景文)

小插曲/2004年低潮

2004年的鐵人老涂曾經面臨低潮,一如老涂的靈魂結構需要動和靜,「當瘋狂比賽的時期,靜下來時沒有力氣去看展覽、一有時間只想睡覺。這段時間變得肌肉發達、腦袋萎縮,因此2004這年屬於藝術家靜的部分,曾探出頭來抗議生活的失衡。」

這段2004的小插曲,在2008年好友Shane退休後,老涂也漸漸少玩鐵人三項,鐵人時代的最後一場賽事在2009年的113中掙扎完賽,結束這場賽事後,屬於靜的那一部分的藝術靈魂,已經冒出來佔了上風。

一如開始玩鐵人三項後就全力投入、2009年開始玩攝影時,老涂也是全心全意投入。

76734_涂景文・待在台灣的27個春秋・是選手、教練、攝影,以不同身份道盡對台灣的無限思念_103

 (照片來源:涂景文)

「骨子裡知道自己總有一天開始運動,但不是現在——」因此老涂順著自己的身體與感覺走。2010年開始接接案子,第一場攝影就是Ironman Taiwan70.3(也是台灣第一場Ironman);2011、2012年在don1don動一動擔任攝影拍攝Ironman Taiwan 70.3;

2013年自己下去參賽:那年浪很大,所有選手都改成多跑10K再騎車的二鐵賽。也有幾次和Ironman Taiwan合作,在官網上做賽事即時報導。老涂都以不同的身份回到鐵人賽場、2012年在鐵人公司擔綱賽事籌劃、以及培養志工團隊。

76734_涂景文・待在台灣的27個春秋・是選手、教練、攝影,以不同身份道盡對台灣的無限思念_2091

2011年的王志袁(J帥)。(照片來源:涂景文)

76734_涂景文・待在台灣的27個春秋・是選手、教練、攝影,以不同身份道盡對台灣的無限思念_0348111

76734_涂景文・待在台灣的27個春秋・是選手、教練、攝影,以不同身份道盡對台灣的無限思念_342311

2012/4/15 涂式風格的「饅頭路障」

76734_涂景文・待在台灣的27個春秋・是選手、教練、攝影,以不同身份道盡對台灣的無限思念_14121

2013年 拍攝鐵人賽

76734_涂景文・待在台灣的27個春秋・是選手、教練、攝影,以不同身份道盡對台灣的無限思念_921047

2014/6/15蔡曜宇

76734_涂景文・待在台灣的27個春秋・是選手、教練、攝影,以不同身份道盡對台灣的無限思念_94711

老涂最喜愛人像攝影,捕捉對方眼神和自己交流的那一瞬間「如果可以掌握到一個人的特性、他的俏皮、他的各種表現,就是當攝影師最快樂的事情。」有些被拍照的人或許對自己沒那麼有自信,但其實每個人都有特別美的地方。

76734_涂景文・待在台灣的27個春秋・是選手、教練、攝影,以不同身份道盡對台灣的無限思念_3947121

(照片來源:涂景文)

76734_涂景文・待在台灣的27個春秋・是選手、教練、攝影,以不同身份道盡對台灣的無限思念_3684

(照片來源:涂景文)

2013年的老涂曾到92.7公斤,為了重回鐵賽場,那年五月從零開始恢復跑步。從一開始的七分速,練到年底Ironman70.3時的成績破5小時,半馬成績跑進100分鐘。然而當時老涂很想玩超馬,配合嚴格的飲食半年降到精壯的72公斤。參加了第二屆的鎮西堡、和真武山受玄宮超馬。

說到與真武山的緣分,可是非常不可思議「在還沒認識Shane以前,1999~2001年準備ironman Canada的日子,就是和碧潭鐵人隊的朋友,阿坤,一起開發了一條路線。當2012年去拍攝第一屆真武山超馬時,發現那條路線剛好是十年前開發的,真的很巧!」

76734_涂景文・待在台灣的27個春秋・是選手、教練、攝影,以不同身份道盡對台灣的無限思念_4991

在隧道中拍到一路領先25K的吉雷米,以及後來居上的鄒上校。(照片來源:涂景文)

2014年和從東京馬完賽凱旋回國的真武山三太子,有為時兩天、從桃園機場跑回真武山的路程,當時有許多各地跑友共襄盛舉。老涂參與了第二天板橋回真武山之路、中間經過烘爐地稍作休息後,老涂和Q爸自告奮勇地說:「我要背三太子上烘爐地!」

當自己在三太子裡面時,因為看不到又吸不到空氣、裡頭悶熱得像是洗三溫暖,總覺得自己在拖累大家「然而實際上是,老涂一背上三太子後就開始爆衝——」跑友們一致這樣回憶。一路不顧一切的直達廟宇把三太子卸下來後,老涂才知道自己是第一個到。「真的就像有如神助一樣」老涂這樣回想。

76734_涂景文・待在台灣的27個春秋・是選手、教練、攝影,以不同身份道盡對台灣的無限思念_934701

2014/3/1老涂與三太子在烘爐地上合照。(照片來源:涂景文)

2013-1-31_结果    

(照片來源:涂景文)

老涂的「景」與「文」,看見台灣的風氣演化

無論是當比賽的選手、或是中間曾擔任教練、爾或在這段時間擔任攝影和文字「台灣開始玩運動的人口突飛猛進,很多人在後期認識發胖的我時,以為從以前就是攝影出身。(笑)」不管哪種身份都讓老涂再度回到賽場上,在不同的位置、不同的角度,也讓老涂看見了台灣運動風氣的演化。

「台灣的運動風氣已經成熟了。」老涂說到當時和Shane練平雙的106縣道上,路上遇到的車友少之又少,反而總是被狗追;反觀現在的106縣道是單車族的朝聖之地「2007開始單車熱後,莫內咖啡也在106上開了。如果週末一眼望去沒有500個人騎在106上,都算是稀奇。」

從2006年開始當教練開始,在《老涂的鐵人三項天地》部落格中,也發表了很多熱血專業、令人回味無窮的文章,「其中有一篇很好玩,2006年曾分享“13週內達成13個小時Ironman(超級鐵人)”這篇文章,直到最近一兩年,有個鐵友在賽場上遇到我,和我說“我一直很想認識你!因為你的這篇文章,讓我有勇氣報名226”」這位相見不恨晚的朋友,最後還成為老涂的攝影客戶;

「還有一系列TriTalk Taiwan,一共七集,用錄音的方式解答台灣三鐵愛好者的疑難雜症:例如到國外比賽鐵人的報到、帶車等等的注意事項;還有台灣人似乎很怕在雨中騎車,但如果要訓練這還是不可避免的練習——等等。」

76734_涂景文・待在台灣的27個春秋・是選手、教練、攝影,以不同身份道盡對台灣的無限思念_8397403

在2008年1月老涂受邀到警政署三鐵社團演講關於「上班族的鐵人三項」,分享自己在訓練、家庭、和恢復上的效率與時間分配上的精華與點滴。(照片來源:涂景文) 

2010年和2011年時,老涂與Craig Johns在NRG(NRG 2 Perform)身兼教練,但當時台灣風氣對收費教練普遍接受度不大,隨著時間的變化,收費教練在台灣才漸漸被認可「現在和27年前的過去已經大不相同。現在可以自己上網找資料、找教練;而運動網路媒體的發達,像是運動筆記和動一動在推廣運動知識。」

網路的世界已經和以往不同,沒有障礙和隔閡「只要自己想找到答案,答案就在滑鼠指標的某個角落;而過去年輕的選手,現在成為愛好與支持運動的父母親;小鐵人也越來越多——或許現在還沒有辦法培養出國際選手,但台灣的未來指日可待。」

透過老涂之眼

76734_涂景文・待在台灣的27個春秋・是選手、教練、攝影,以不同身份道盡對台灣的無限思念_39470931

台灣的特色就是地方小,說遠不遠的距離,讓「連日馬」、「朝暮馬」都是可以輕易達成的成就。老涂曾參加早上八里海岸馬拉松,晚上台南星光馬,即使都是拍攝,但一天兩場也很累人。「台灣的路跑熱有點過熱,但現在也漸漸退燒,也慢慢會找到平衡。」

無論是台灣國情、環境、交通的便利;或是喜愛社團活動及跟隨流行,綜合表現出的特殊馬拉松風氣,老涂其實對這樣特色感到很可愛、也很有興趣「但馬拉松不像吃蛋塔一樣,吃久了會膩;跑步是越跑越回到自己本質、越是成為自己的一部份。就像當初高中時的自己,只聽見自己的呼吸聲、腳步聲,在大自然的環抱中思考屬於個人的煩惱——跑步這樣的個人運動,最後會撇除科技、網路、臉書、社團等等的外在因素,只剩純粹的自己與雙腳。」

76734_涂景文・待在台灣的27個春秋・是選手、教練、攝影,以不同身份道盡對台灣的無限思念_901741111

2012/12/8東吳24小時超馬,王雅芬。(照片來源:涂景文)

「這不是件容易的事,風氣或許會有消長,但只要愛上了跑步本身,就不容易退燒。」老涂在回美國後計劃出一本中英文版、有關於台灣獨有的運動文化與民情,希望藉由書籍的平台,讓外國跑者認識台灣獨有的特色,像是ㄚ拖風潮。(笑)

76734_涂景文・待在台灣的27個春秋・是選手、教練、攝影,以不同身份道盡對台灣的無限思念_90372431

2013/4/23台南四草。(照片來源:涂景文)

76734_涂景文・待在台灣的27個春秋・是選手、教練、攝影,以不同身份道盡對台灣的無限思念_328491111

2013/4/24台南四草。(照片來源:涂景文)

76734_涂景文・待在台灣的27個春秋・是選手、教練、攝影,以不同身份道盡對台灣的無限思念_32989111

2013/8/15「火星台北」。(照片來源:涂景文)

76734_涂景文・待在台灣的27個春秋・是選手、教練、攝影,以不同身份道盡對台灣的無限思念_342999999

2013/9/10「火星墾丁」。(照片來源:涂景文) 

老涂接下來回美國舊金山定居,主要是為了想和父母親住同一個國家,好就近陪伴父母。另外還有一個穿越美洲的歷險記在等著他「我要和朋友將在7/17-31,從紐約開車到舊金山,兩個禮拜內移動5000公里,中間會經過貓王的故居、美國大峽谷,當然也要探訪51區(希望不會被外星人逮捕)。」老涂笑著說,眼神卻也對眼前的台灣景色有無限思念。

老涂回憶起2005年帶朋友去體驗加拿大Ironman,一位高雄鐵人的朋友在老涂跑回來終點時,他正好要從T2出去,一路抽筋的老涂,其實三項都有不錯的表現:游泳62分;單車5”13,當時差點可以取得KONA的資格。就在終點前突然嚴重抽筋的老涂,第一反應是大罵一聲簡潔有力的本土髒話——讓朋友著實嚇了一大跳「現在不論遇到什麼情況、傷心挫折也好,骨子裏第一個反應的都是“本國話”」

76734_涂景文・待在台灣的27個春秋・是選手、教練、攝影,以不同身份道盡對台灣的無限思念_34190840189

就在明天,6/15的晚上,老涂即將啟程到美國——

即使有再多的捨不得,時間還是會催促著我們繼續前進,能在這二十七年的光陰歲月中,透過不同的角度認識這位台語超溜的傳奇老涂,這緣份就不單單只是萍水相逢而已。

雖然不知道會是在何時、何地,但未來我們一定會再碰面,到時候再請你吃半筋半肉牛肉麵,好嗎?

預祝⋯⋯一路順風!See You!

 

文/楊勤

涂景文Tu Jingwen

76734_涂景文・待在台灣的27個春秋・是選手、教練、攝影,以不同身份道盡對台灣的無限思念_341908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