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生命長征 ─ 井上真悟專訪

0
5382

他跑過馬拉松、一百公里超級馬拉松,甚至數次跑過24小時超馬賽、除此之外,他挑戰過斯巴達松超馬賽、212公里六段賽程的MDS沙漠超馬越野賽、以及2013年國際環台超馬賽總冠軍、2016年橫越台灣246公里超馬賽冠軍。

84090_inoue_shingo-2

「跑步對我而言,就是一種活著的方式。」他是井上真悟 Inoue Shingo,2010年IAU世界盃24小時總冠軍。拉開與第二名的Scott Jurek差距有七公里之遙。

面貌羞澀、眼神中帶著堅毅神情的超馬好手井上真悟,分享了對跑步的想法,以及自己過往的歷史歲月。從一介素人開始跑步的井上真悟,歷經了情感生變、親人逝世等,這一些足以撼動心志的大事,但他沒有因此選擇破棄生命。反而是轉化了這些能量成為他堅持日月不動的跑步力量。

這次井上到台灣來,除了與跑步學堂合作『井上真悟的馬拉松教室』,也準備為11月下旬出版的新書進行暖身。在這裡也幸運能分享他未來身為超馬跑者的夢想。

84090_inoue_shingo-1
2013年環台賽冠軍,為漸凍人募款

曾經多次來到台灣參賽的井上真悟,這次難得來到台灣不是為了競賽,而能好好地與台灣跑者、台灣環境作互動。許多人都想知道他對台灣的印象?

之前因爲舉辦在台灣的超馬賽而來到這兒四回,台灣給我的印象是『非常聰明』。路邊公園裏有簡易的健身器材、還有練腹肌的設施。桃園國際機場還有免費的健身房,購物後的發票還能抽獎。這次來台還看到便捷的Ubike,方便人們作短距離的移動,非常便利。台灣人也非常親切,對外來的我非常幫忙。

井上分享他二十多歲青澀戀情告終、以及父親自殺對他產生的影響。這一切原本會使他更為與人群疏離,但事實上井上真悟卻是孤兒院、孩童們熱愛的大哥哥。2013年環台賽奪冠後,他也笑著說自己總算圓了給孩子們的期望。

在新書開頭有寫到我自身痛苦的經歷與年少時的挫折,之後讓我走回正途的是和我遇到的人們的緊密關係,更簡單的說是他們的『微笑』。在與孩子們接觸的過程中,那些天真無邪的笑容,讓我的人生也重新好轉起來。

我喜歡天真無邪的孩子,通過與他們互動,讓我可以回憶起當年的一些情感和記憶。長距離跑步以另一個面向來說,其實是如何面對自己內在感情、與自身對話。當我因為競賽而感到身心痛苦的時候,我會想著「和誰一起分享勝利」。不是只有自己在拼搏人生,知道有人在背後支持、為你感到驕傲是很重要的。讓這些孩子們開心正是我29歲時拿下世界盃24小時超馬賽冠軍的動力。

井上真悟於11月19日也將來到台灣參加2016 IAU亞洲暨大洋洲盃錦標賽暨全國24小時超馬錦標賽,他對競賽秉持著的態度就是要勇敢去說出自己的目標,這次井上的目標無他,制霸奪冠。 

84090_inoue_shingo-5

聊天專訪中,井上除了回答問題外,也雙手不停地摺紙鶴。在日本的傳統,紙鶴象徵著一種祝福。孤兒院的孩子們答應井上,如果他在超馬競賽中奪冠,孩子們就會摺紙鶴,在2017年他實踐跑步台灣時,送給每一個孤兒院的孩子,傳達祝福。

84090_inoue_shingo-6

2010年世界盃24小時賽冠軍 (圖片來源)

井上真悟的全程馬拉松個人紀錄2小時29分12秒、一百公里紀錄7小時02分05秒、24小時超馬賽紀錄273.08公里(2010年世界冠軍)。但他為什麼最終選擇轉入了超級馬拉松成為他的畢生目標?

我自己有一個『橫越美國大陸接力賽』的夢。

在西元1919年,長跑運動員金栗四三參加斯德哥爾摩奧運馬拉松賽,最後因為酷暑高溫而中途退賽,回到日本的他對日本運動員無法走入世界倍感憂心。在有一回應邀到崎玉縣擔任運動會裁判的返程車中,他與另外兩位裁判閒聊如何培育世界級的跑者。金栗四三提出以接力賽的模式橫跨美國大陸的接力訓練計畫,並以進行選手選拔賽。最後雖然這個橫跨美國大陸的夢想沒實現,但1920年開跑的第一屆箱根驛傳卻成為不朽的傳奇運動。

為了完成『橫越美國大陸』的最終夢想,過程中的一切都是這個終極夢想的中繼站。而超級馬拉松賽除了能滿足我成就夢想作為訓練外,也是我能對外發聲的管道。除此之外,要在超級馬拉松賽中奪冠,只有堅強的毅力是不夠的,除了心力與體力外,心理戰也非常重要。

在書中我有提到,2010年世界盃24小時賽之前我閱讀了Scott Jurek的自傳,透過閱讀這本書我可以理解Scott Jurek競賽的想法。最終我以心理戰術挑戰美國傳說中的超馬選手Scott Jurek並順利奪冠,希望讀者能藉由閱讀我的新書更理解超級馬拉松的戰術應用。

 84090_inoue_shingo-4

對日本與台灣超馬環境的想法與期許

現今參加日本超馬賽的人數超過以往,但是從跑步教練的立場來看,我覺得只是參加賽事的整體人數增加而已,真正成熟的競賽選手卻沒有相對增加。

其次,關於台灣的馬拉松,從營運角度來看,我認爲有兩點做的很好。一是馬拉松賽事的活躍度很高,選手可以一起訓練、培訓與準備挑戰目標賽事。第二是完賽獎牌的規格差異不大,成績跟獎牌可以用專門的文件夾、獎牌櫃展示起來。這讓大家都會養成珍藏精神,非常好的點子。通過以跑步的方式體驗到參賽的樂趣是很重要的,這樣才不會讓跑步熱潮泡沫化、太快就結束。

井上真悟是現況日本的24小時超馬賽的頂尖選手之一,在新書中除了分享自己的跑步點滴外,在此他也分享了自己的訓練重點。

多年我致力於200公里以上的超長距離跑,我覺得很有效的練習是把「單一組長距離訓練分成幾天」的作法。譬如前些天我花了四天從東京跑到福島,總合距離大約300公里。在第四天時有感受到正式比賽一樣出現的生理問題:內臟功能出現障礙,導致我無法順利進食。另外,左腳的腳底有些不適。

在正式比賽前這些問題跟不安定因素都必須整理出來,並針對每個問題作對策與改善,以風險管理的方式降低不確定因素,是我針對超馬賽事一直以來的課題。

嗯,目前已經是10月底,11月19日的亞洲暨大洋盃錦標賽在即。最後剩下三週我的調整計畫是爬坡練習,利用快跑跟爬坡讓心肺能力提升到最高。在24小時賽開跑之前,或許可以讓大家參考。

未來在台灣或日本的計畫

在日本有一項獨特的「長距離接力賽跑」文化。如果這次新書銷量不錯,我計畫把版稅投注在與台灣跑者一起發動「長距離接力賽跑」,以跑步的方式去探訪台灣各地孤兒院的孩子們。

2016年的夏天,我們在長距離接力賽跑起源「東海道長距離接力賽跑」與台灣的頂級跑者鄭揚展,年輕有潛力的周青,和日本的競爭組隊一起跑完了550公里。大會結束後,我真切地感受到和每個選手的情誼紐帶綁的更緊了。我深信這正是今後國際社會中所需要的挑戰超馬的新方法。唯有透過人與人的互動,我們才能跑得更遠,讓眼界更開闊。

2017年我希望能再次到台灣來,透過長達500公里以上的跑步,從台北到高雄尋訪各地的孤兒院。希望能與台灣的跑者們一起透過實踐這個夢想,讓各地孤兒院的孩子們更能堅強與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