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期封山的林務局,無期封山的玉管處

0
871

上週在前往台東的火車上,滑手機時意外發現了林務局的台灣山林悠遊網,載明了各段封閉中的國家步道所設定的開放時間,讓我想起了無限期封山與刁難的玉管處,感觸甚深。

那時,因緣際會下帶著戶外鞋款品牌Merrell的夥伴們,一起在鋒面乍到的陰雨中,走訪了一趟嘉明湖。面對交加的風雨,我們選擇退避,在避難山屋度過了兩晚愉快的時光。

先不論林務局訂的這個日期,是真的會開放,或者僅僅是一個表面上好看的進程表,光「訂出一個開放日期」而言,就是值得嘉許的一件事情。因為這個動作,代表了這些步道的維修:
是可以被監督的。
是公開透明的。
是可以被詢問進度的。

是當開放日期到來卻未開放時,人民可以拿著這個標準對行政機關質詢「你是不是在騙我」的。
這些,都是一個民主國家的管理單位,所應該表現出來的作為與態度,而不是封了山,就一臉「你奈我何」的獨裁土皇帝姿態。

加上日前野樵生態保育協會楊大與屏東林管處談判,取得了「廢止北大武山無法源依據的一日單攻人數管制」這個重大成果,在在顯示了今日林務局,希望在山林管理上有進一步作為的正向積極姿態,十分讓人感動。

*更新:林務局轄內尚有萬眾矚目的「能高越嶺東段」正在封山中,希望林務局看到此文能給大眾一個說明囉!

對比林務局將步道開放時程昭告天下的公開透明,玉山國家公園便顯得獨裁黑箱。

台灣古道研究公認的大前輩:楊南郡老師,在去年辭世,但他一生最大的心血——八通關古道,卻仍在他老人家瞑目之前,都盼不到全段開放的一天。八通關之於楊南郡老師,就像自己的兒子一樣,那是多麽刺骨錐心的痛。

八通關古道,是1921年由日本人打通,用以溝通東西交通與鎮壓布農族人,血與淚交織成的古蹟與道路,也是布農族人們的根。但今日,自大水窟山屋以降,到大分山屋之間,受八八風災的影響封閉至今,遙遙無期。

八八風災是2009年的事,至今已將近8年。

1921年能維持全線暢通的東西橫斷之路,在近百年後的2017年,科技竟然比1921年的日治時代還落後,無法維持一條「古道」的通行無阻,整修時間竟然需要「將近8年」,除了可悲可笑,我想不出其他的形容詞了。

遙想2005年,玉山管理處仍是個有為、有擔當的處室的時候,花了「上億」納稅錢打通八通關古道全線,建立了15座氣勢恢弘的吊橋,將楊南郡老師20年的心血付諸實現,再次讓這條從東埔走到玉里的路,重返榮耀。

但僅僅四年後,一場莫拉克,摧毀了甫落成的八通關古道,更摧毀了一個積極有為的國家公園,將玉管化為國土警衛,將台灣最精華的山區列為禁止通行,時至今日。

而當年上億元的納稅錢,更這樣被玉山國家公園丟進了秀姑巒溪的滾滾洪流之中,台灣更就此失去了一條最國際化的登山步道與史蹟。

——
今天,太魯閣國家公園全境開放、雪霸國家公園全境開放,就剩下玉山國家公園還在搞土皇帝封山的戲碼——八通關古道全段封8年,好幾億的納稅錢放山裡爛、八通關上玉山8年修不好、馬博橫斷竟然要強制浪費我們的錢保「絕不理賠搜救」的登山險當審核、新康橫斷永遠不給下抱崖,強迫山友一定要兩邊申請,白白浪費一天瓦拉米山屋的名額,就為了下來有山屋住……

然後,最諷刺的是,去年玉山主峰線步道被颱風摧毀,「一週」就開放了。

「效率」是什麼,玉管處很明顯知道,但他們只願用在玉山主峰。至於其他路線呢?不好意思,納稅錢拿來,我幫你丟在山裡爛,你們爬黑山就好,出了事我再來抹黑你。

在林務局積極開放的姿態之下,玉山國家公園顯得封建獨裁。再者,玉山國家公園的地,還是跟林務局借的呢!地主都開放透明了,一個承租的二房東還在玩獨裁黑箱,更顯得怠惰顢頇。

「公園」兩個字是什麼意思?

就是全體國民都能在合理的規範下,進入遊憩的好地方。「國家公園」沒有資格無限期封山,法律上更沒有權力在乘載量以內,限制公民自由進出。

——
這個月,你繳稅了嗎?

如果我說,你8年前繳的納稅錢,可能其中有10元,正在被玉山國家公園放在中央山脈的深處破敗腐朽,還反過來禁止你去一探究竟,那麼,你會不會憤怒呢?

圖文來源:雪羊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