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限運動員教我們的事

0
1332

無法被定義、在越野跑、登山攀岩、海外旅行或耐力運動都創下驚人表現的冒險家陳仲仁,他常引用馬可吐溫的話:「過度的冒險會失去生命,但是,過度的安逸會失去靈魂。」

不久前,Alex Honnold 以自由攀岩方式攀上優勝美地國家公園的酋長岩,越野天才Kilian Jornet兩度完成珠穆朗瑪峰快攀,而不幸的是『瑞士機器』登山家 Ueli Steck 也發生登山意外致死。再往更前一點去看,越野好手Karl Meltzer在2016年打破2015年由Scott Jurek創下的阿帕拉契小徑FKT最快已知完成紀錄。

照片來源

針對Kilian Jornet與Alex Honnold,徒手攀岩或是無氧裝備來回珠穆朗瑪峰是極限運動,而對一般人而言呢?長達十多個小時的超級鐵人賽、或是在山林縱走的長距離越野賽、長達數日的高山健行、長達二十四小時的超級馬拉松賽,以及前往參賽秘魯亞馬遜叢林超馬賽的陳彥博,都同樣泛用於極限運動員的範疇。

我們都會想著,這些極限運動員為什麼要做這些事?而他們做了甚麼樣的身教,讓未來想嘗試自我挑戰的朋友有線索可依循?

1.做好準備,大目標值得花時間等待

Kilian Jornet在挑戰每座高山前,都會做多次的調查以及裝備試驗,從最大者的天氣預報、到最末項的補給飲食都會特別注重,這也是為什麼2015年的計畫到2017年才履行。Alex Honnold在挑戰酋長岩之前,除做了安全保護的繩攀作路線調查外,也花了近半年的時間調整自己的體能與技術。

照片來源

為了追求某個競賽成績或表現,運動員可能會耗上一整年時光去準備。當夢想非常巨大時,就必須在達成目標的過程中多方付出與取捨。讓長遠的目標成為夢想,讓中短期的目標成為構成你追求夢想的前哨站。

2.克服掉所有可能的風險

風險是甚麼?可能是準備不足、裝備不夠或是天氣不適合等等。有些風險是可以事先克服的,但有些風險則是當下才可能出現的。如果達成目標是百分百的勝利,那麼順利下撤並保持平安回歸則是最低程度的勝利。狀況好時有狀況好的表現,當然也有狀況不好的時候、卻能做到至少次佳的狀況。

Karl Meltzer running and training to break the record on the Appalachin Trail (AT)

風險來自於評估與經驗,Karl Meltzer多次挑戰阿帕拉契小徑FKT卻未果,這一些歷程帶給他豐富的經驗,除了提供這些經驗給Scott在2015年完成FKT之外,他自己也引用了這些豐富的經驗在2016年推進更快的完成時間。

3.接納瘋狂才能讓心靈自由

起初,一開始的念頭乍看之下有些瘋狂,有些人會放下瘋狂的念頭,而有些人則會緩慢地前進、試圖從各方面去找到前往目標的繩索。如果極限運動員、挑戰者總用著『不可能』作為阻礙自心的門檻,原本的可達成率就從 10%瞬間下降到 0%。

照片來源

Alex Honnold 完成徒手攀爬酋長岩到達頂峰時,沒有特別的驚喜感。他表示:「你為了挑戰一個目標付出了很多的努力,也做了很多準備跟心情調適。當你真正完成的時候,就會覺得這件事沒有想像中瘋狂。」

4.不要抱持必死決心去追夢

照片來源

對極限運動員而言,無論是退賽或是中途喊停都可以被接受。評估的風險最標準的限度是『不允許死亡』。Alex Honnold曾表示:「許多人認為我對生死看得很淡、不害怕死亡。但事實上,我壓根不會去想『可能死亡』這件事,活著完成挑戰才是我的目標。」

重點不是迫使自己刻意遺忘『害怕死亡』,而是透過一次次的訓練與身心調適,讓自己把專注力放在完成夢想的過程上。不要想著死亡,而要去思索怎麼堅持下來並完成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