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勉強跑步 不是需要咬牙苦撐的運動

0
1884

大概是我就任《生活手帖》總編輯剛滿三年的時候吧!當時我完全沒有編輯雜誌的經驗,每天都埋頭專注於這份第一次接觸的工作。話雖如此,成果和努力並未成正比,導致我持續陷入以前未曾體會過的艱辛。

因為忙碌,需要身心調整,松浦彌太郎開始跑步

工作一直不如所願,再加上人際關係也因為各種緣由而變得很緊繃,導致我的身體和心靈幾乎無法負荷。

我想應該是因為當時背負太多沉重的責任了。公司為了讓雜誌煥然一新、提升銷售冊數才找我當總編輯,所以我不能沿用《生活手帖》編輯部過去的方針和作法。必須採用沒有人嘗試過的方法交出成果才行,我認為這就是自己的使命。我必須改變一切──把既有的東西全部丟到一邊,每天都要發明新方法。那段時間我就這樣在痛苦掙扎中過日子。

然而,就算找到新方法也未必能成功。若一直遲遲無法達到目標、沒有成效,就只能嘗試其他風險更高的方法。萬一這樣也沒有效果,我料想公司就會無法經營下去,當時對我而言這也是很大的壓力。實際上,我肩上背負著約三十名員工的生計。

若要以每個人都能看見的形式呈現努力的成果,就得付出相應的時間。只努力短短三年,當然看不見什麼好成效。然而,人如果看不到肉眼可見的成果,就會對自己做的事情感到迷惘。當你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努力到什麼時候才可以有成果時,往往會迷失方向。儘管如此,我還是不甘示弱,所以只能繼續硬撐下去。因為我無法拜託其他人來做我的工作。

我總是到處嗑嗑碰碰,但又不得不前進。我衝撞的對象有時候是人、有時是工作或者時代,甚至是文化。只要稍微前進一點,就會在很多地方產生摩擦,無法筆直前進,這就是我當時的現狀。

畢竟我還是活生生的人,所以身心因此陷入千瘡百孔的狀態。我本來認為自己還可以撐下去,但是周遭的人大概覺得我看起來非常疲憊吧!

疲勞累積之後,剛開始會出現習慣性的睡眠障礙。因為已經很累了,所以回到家通常倒頭就睡。但是,過了一個小時我卻還醒著。只要中途起身,清醒之後就再也無法入睡──這種狀況一直持續。如此一來,身體無法消除疲勞、心情也無法放鬆,而我又不能因此休假。

總編輯這種工作,必須一天二十四小時、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間斷地思考書籍和雜誌的事。就算放假在家,也總是為了工作而動腦,不停尋找新的文本內容。總而言之,就是沒有假日可言。持續在這樣的狀況下生活,我的體力明顯衰退,結果導致專注力下降,感覺身體狀況一直在走下坡。最後,竟然長了帶狀皰疹。

長帶狀皰疹時我就已經有自覺,這是身體健康亮黃燈的訊號。但是,我也不可能因為長帶狀皰疹就休假。我知道就算請假,自己也無法恢復活力,既然如此就更不能休息了──睡不著又不能請假,我好像被追著跑似的不停工作。

我感覺到這樣下去只會不斷累積疲勞,之後不只身體,可能連精神都會崩潰。此時我第一次心想:「不能再這樣放任不管了!」

因此,我去身心精神科掛號。去醫院看診之後,馬上就獲得處方藥。

我回到家,因為實在是不想吃藥,所以把藥放在手裡端詳。如果按照醫生的建議服藥,那天我應該可以睡得很熟。但是,我的疲勞仍然無法消除。

因為不想吃藥,所以開始模模糊糊地想著:「那我到底該怎麼辦呢?」

「或許做一些可以忘記工作、稍微脫離現實、能消除壓力的事情會比較好。可是,要做什麼好呢?」正當我在想這些事情的時候,腦海中突然閃過一個念頭:「去跑個步吧!」

當時,剛好是我四十三歲那年的冬天。

 

跑步後的生活,彷彿多了許多見識與心得

跑步是什麼呢?如果籠統地回答這個問題,我想答案應該是「挑戰」吧!

所謂的挑戰就是指想不想改變自己。為了改變,嘗試各種不同的挑戰。有時候也會失敗。不過,那對自己而言也是必要的失敗。畢竟,失敗會帶來下一次挑戰的靈感。

每天都要挑戰。

我每次說我已經五十二歲,大家都會嚇一跳。大家都會說「您看起來好年輕!」也經常問我:「您平常怎麼保養呢?」、「請教教我吧!」

我其實沒有做什麼特別的事,但是如果別人問我為什麼看起來這麼年輕,我應該會回答:「因為我每天都在挑戰。」我覺得說不定「挑戰」就是讓人看起來年輕的祕訣。因為到了我這個年紀,要維持現狀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務。

總是在嘗試錯誤,每天都在失敗並思考該怎麼做,然後再繼續下一個挑戰。在這個循環當中,會出現很多新的相遇,也會感覺到自己的改變。

「自動自發持續挑戰」、「不害怕失敗」這種態度代表信用與信賴,連帶影響他人對己的評價。誰會把重要的工作交給不喜歡改變、總是擔心風險的人呢?又有誰會和這種人商量重要的事情呢?持續挑戰的人,才會有好形象。不害怕失敗、總是在挑戰的人,機會必定滾滾而來。

不要勉強跑步

有時候可能會因為身體不舒服,沒辦法跑到自己訂好的距離。如果身體有什麼部位感覺疼痛,就不需要勉強自己跑步。

跑步是為了放鬆,不是什麼需要咬牙苦撐的運動,所以只要配合自己當天的身體狀況去跑就好。我也曾經因為身體狀況,中斷跑步一個月以上。

如果因為今天天氣晴朗心情很好,想比平常跑得更遠一點也可以。如果剛開始跑就覺得痛,那就走回家。我規定自己要按照當下的身體狀況調整,絕對不勉強跑步。

不過,我不太會考慮「明天會很忙,今天就先這樣結束好了」這種體力上的問題。如果是二十公里以內,對身體幾乎沒有任何負面影響,所以不可能因為今天跑步,導致明天太過疲勞。不過,這樣的體力還是需要三年的時間培養。

參加十公里的馬拉松也一樣。但如果是全程馬拉松,隔天一定會受影響。

因為跑步不會對自己的日常生活造成影響,所以才能長久持續,我也會以不影響生活為前提練跑。

文章來源:只要我能跑,沒什麼不能解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