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障運動員挑戰開放水域的命懸一線

0
1207
(左)游泳引導員水精靈隋宗霖、(右)視障運動員洪國展。圖片來源:LAVA台灣鐵人三項公司
(左)游泳引導員水精靈隋宗霖、(右)視障運動員洪國展。圖片來源:LAVA台灣鐵人三項公司

視障跑者 洪國展 在今年 IRONMAN 70.3 台東 首次挑戰個人半程超鐵賽成功!雖然他之前已參加過鐵人自行車與跑步的接力,但在開放水域游泳卻是頭一遭!在水深 3 公尺的活水湖中,游泳引導員是國展的眼睛、是浮木、是方向感,兩人間僅用一條麻繩相連,是名符其實的「命懸一線」。

比賽當天除了游泳引導員 水精靈(隋宗霖)陪伴洪國展下水之外,前一天剛完成 Iron Girl 個人賽的聽障羽球國手 范榮玉,也換上防寒衣游在洪國展旁邊。現在就讓我們透過范榮玉和水精靈(隋宗霖)的分享,更認識洪國展在鐵人比賽中的過程!


以下引自 范榮玉 臉書:

視障者練游泳辛苦的地方在於:無法根據泳池子裡的水道線定位。許多視障者是貼著水道繩游,磕磕碰碰的,想必肌膚也已習慣那種痛。也許是比較有安全感、或知道自己游在直線上;另一方面也避免不小心揮舞打到對向過來的泳客,盡量不造成他人的困擾。

視障洪國展說過游泳並不是他的強項,所以他游的每一趟,水哥(引導員)都像鯨魚一樣跟隨在後面,當國展游歪了、快撞到前面泳客的腳,水哥就出手導正回到正確的航道。

基本課表結束後,兩位來到慢速水道(教練池),那是中間可以站起的水道,開始並排並游,培養默契。不同於國際賽上視障三鐵選手們,都是在防寒衣腰部處用一條塑膠管連接著視障者及陪游員,看起來像母子臍帶;國展跟水哥是共用一條陪跑的麻繩,等於兩人的划手頻率一定得同步,不然肯定手忙腳亂。水哥是泳界老手,擅常蛙式,一個大蛙就可以漂到 25 公尺,想當然爾他是配合國展的划頻,放慢速度游;有時在水裡站起,手把手教國展如何划手、打水、換氣。

故事快轉來到 IRONMAN 當天…

所有選手光著腳成群結隊等待下水餃,聽障的我不難聽到各種來自前胸貼後背,選手們「靠夭,好緊張」「我好想尿尿!」「要游裡面還是游外面比較好?」「幫我拉一下後面拉鍊」「幹!我怕被關門」的murmur。

國展下水前的緊張感在照片一覽無遺。圖片來源:水精靈隋宗霖
國展下水前的緊張感在照片一覽無遺。圖片來源:水精靈隋宗霖

我前方的國展全身僵硬、安靜等待著,水精靈右手不停捏揉著國展的左手幫他舒緩,嘴巴理念念說著甚麼,已經聽不清楚了,兩人手中共同握著陪游的麻繩。這一刻我默默 OS:這國展也太幸福了吧(誤)岸上觀賽的夥伴,應該不難發現,國展的左邊是藍色三鐵衣的 水精靈 ,而右邊的是身穿橘色防寒衣的我,我自栩國展的魚雷浮標,但事實上完全無用武之地,頂多游在國展右邊,阻擋各種即將輾壓上來的人,不讓他們兩人中間被人穿越,也向被我蛙腳踹到頭的選手,說聲真是抱歉…賽場上是很殘酷的。

最後,游泳賽段在水哥的耐心引領下,中間沒有任何停歇,沒有救生員靠近,順利陪國展游完上岸,交接給第二棒維璽哥領航協力車;國展順利單車出發後,我問水哥:「我以為你會讓他休息,中間這麼多浮球跟 SUP,一堆人都在上面」

「國展如果不舒服、換氣不順,就會拉繩子或者換游蛙式提醒我,剛剛都一路自由式,所以也沒有讓他休息了。」水哥淡然的說。

水裡無法溝通,肢體語言成了最好的媒介,這是兩位練就出來的默契,謝謝你們讓我在活水湖裡學到了很棒的一課。

洪國展順利克服第一次開放水域練習。圖片來源:水精靈隋宗霖
洪國展順利克服第一次開放水域練習。圖片來源:水精靈隋宗霖

以下引自 水精靈隋宗霖 臉書:

國展下水前的緊張感在照片一覽無遺。賽前的試游,國展瞬間亂滑了好多下,50 公尺就體力透支了。我便一把拉住陪游繩,他不會踩水,水深三米,延續著亂扒水的慌亂。我大喊:「抓住我!」

命懸一線、信任感、浮木、眼。賽前的 Plan A, B、賽中的浮台歇息、賽事的暗樁榮玉,都沒派上用場,國展就拉著陪游繩以 1:00:56 的成績完成 1900m 游泳了。進 T1 發生了插曲。我找不到轉換帶,幸好陪騎是維璽,賽前我還覺得他跟老爸一樣嘮叨,叮嚀事項 100 則,但賽後證明我真的是小孩,因為我會製造犯 101 項麻煩。

選手有 500 位,我大約聽到 1000 次「鼓勵」、「你好棒」、「國展加油」、「水精靈加油」… 尤其是在台東公園大草坪,堪比紅地毯,它真的是紅地毯,而國展也真的是凱旋歸來呢!

為身障者健康而游、為更友善環境而跑。

圖片來源:水精靈隋宗霖
圖片來源:水精靈隋宗霖
在台東森林公園大草坪,堪比紅地毯,國展與夥伴們凱旋歸來!圖片來源:LAVA台灣鐵人三項公司
在台東森林公園大草坪,堪比紅地毯,國展與夥伴們凱旋歸來!圖片來源:LAVA台灣鐵人三項公司

大部分初次挑戰深水池和開放水域的人,對於那深不見底、摸不著邊際的陌生環境都會感到恐懼,更何況是看不見的視障者。許多運動賽會甚至以危險性高等理由拒絕身障者參加,反倒剝奪身障者運動的權益。

若能夠多一些理解、傾聽與溝通,互相了解對方的難處,並共同合作,協調出最適當的輔助方式,相信台灣的運動環境,甚至整個社會都可以更友善。身障者不是不行,而是少了一個嘗試的機會。

恭喜洪國展完成個人半程超鐵賽!圖片來源:洪國展
恭喜洪國展完成個人半程超鐵賽!圖片來源:洪國展

【延伸閱讀】

視障鐵人賴智傑:「沒有你們我做不到」 領跑員完成113再接領跑

跑個不停的雙手 羊角妹陳姿予「推」進鐵人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