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作家的馬拉松故事 ─ 陳幸蕙

0
6391

熱愛跑步的作家

至今已完跑17次全馬的作家陳幸蕙,總是隱身在人群中靜默地書寫自己的馬拉松故事。學生時代體育成績極差,但為了活出更好的自己,陳幸蕙選擇以跑步鍛鍊身心、超越自我,長年持續下來,如今跑步已成為她最愛的運動及生命中不可或缺之事。

don1don_人物專訪_陳幸蕙06

相信許多人對陳幸蕙並不陌生,因為得過中山文藝獎、中國時報文學獎,著作四十餘種的陳幸蕙,其散文「碧沈西瓜」、「結善緣」、「世界是一本大書」、「童年.夏日.棉花糖」分別收入國中、國小教材,她是我們課本裡熟悉的作家。

 

跑步,是一種愛自己的行為

don1don_人物專訪_陳幸蕙05

非競賽型,健身型跑者的陳幸蕙,2008年首次參賽太魯閣馬拉松,以5小時05分完成初馬。她覺得跑步和寫作很像,都是必需單獨面對自己的活動,這過程充滿了自由感 ─

「你可以海闊天空和自己和世界對話,那其實是很好的沈澱自己、擁抱自己的時刻。在我的認知裡,跑步,是一種愛自己的行為。」她說。
認為人生很多事都必需在持續中才能顯出意義,因此陳幸蕙習慣以馬拉松為單位來看待世事,她認為她的婚姻是一場愛情馬拉松,和兒女的關係是親情馬拉松,寫作是文學馬拉松,而馬拉松精神就是 ─

「排除萬難,忘記背後,努力前面,直向標竿邁進,做一個行動主義者!」

2010年台南古都馬拉松,陳幸蕙以4小時41分創下個人至目前為止最佳紀錄,她期望進步,但不被數字迷惑,因為真正重要的還是 ─ 持續跑下去!

 

八十分主義

曾經,陳幸蕙因騎車受傷,左足踝骨折,開刀植入鋼釘鋼片,有半年時間只能靠輪椅、拐杖代步。但重返跑道的信念、意志和企圖心支撐著她,太魯閣初馬便是在鋼釘鋼片仍在足踝內(但獲得醫生首肯)的情況下完成的。

don1don_人物專訪_陳幸蕙00

目前,陳幸蕙固定維持長跑練習,每月以一百至一百二十公里的里程數自我要求,並配合其他輔助運動─以啞鈴進行重量訓練,以及騎自行車、登山等交替穿插,做為調劑和另類鍜練。

她認為運動雖需紀律,但百分百的鋼鐵紀律也會減損運動樂趣,所以偶爾她會人性化一點、稍寬鬆一點,不追求滿分紀律而標榜「八十分主義」。簡言之,紀律做到八、九十分,她認為也很棒,但不宜再低,因為低於八十分就有流於散漫的危險了。

 

像個陽光女孩

2013年10月貓空半程馬拉松,陳幸蕙跑出女甲組第三的成績。那天她和兒子同跑,笑容滿盈的她夢想將來能和兒子一起跑全馬,並且要在歲月大道上一直跑下去,志在做一個日新又新的跑者與生活者,寫自己的生命史詩。

don1don_人物專訪_陳幸蕙02

訪問過後,她拿出不久前做的體適能檢查,身體質量指數、腰臀圍比、柔軟度、肌耐力與心肺能力,各項指數都顯示『極優』。

 

don1don_人物專訪_陳幸蕙04

身為一名跑者,陳幸蕙笑得很開心,那笑容,像個陽光女孩!

 

照片:陳幸蕙提供  /  文字:鄭匡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