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蛻變之必要冒險 ─ 戴昌盛

0
8839

66619_10151327890179075_698352159_n

「在困難的環境裡,謙卑面對你要挑戰的部分,不只是挑戰環境,而是挑戰自己,了解自己的極限,不能不計後果,要適時撤退保護自己。」

 

文/林嘉芬
圖/戴昌盛提供

見到戴昌盛老師的時候,他剛結束十五天於吉爾吉斯的攀登之旅,一個位於中亞內陸,從舊蘇聯中獨立的國家。盛夏的夜晚,老師說著那些關於終年藏冰、積雪不化的冰河地形氣候,以及包含陡峭和平緩鬆散並存的混和環境…..對經常獨自帶著裝備去台灣高山攀登的他來說,這趟旅行一如他所喜愛的玉山北壁攀登,是相當舒服和自在地冒險享受過程。「我很喜歡混和攀登,吉爾吉斯是一個很棒且不同的攀登學習環境。」

冒險之於人生,竟不似想像中的熱血沸騰,反倒如同仲夏夜裡的一陣意想不到的清風,一掃外頭台北城市裡忙碌快速的燥熱生活,帶來一種沉穩探索生命的力量。

10623384_934458903236020_7933938268754913087_o_副本2014吉爾吉斯攀登之旅 (小鬍子老師右2)

人稱小鬍子的戴昌盛老師,於2002年創立了小鬍子冒險學校,前前後後培育了許多登山、攀岩、溯溪和冰雪地訓練的學員。對於冒險,他天天為伍,再熟悉不過,也沒有人能比他更了解冒險的意涵。「那不是匹夫魯莽的衝動行為,冒著生命危險前行,而是在全然了解眼前所要面對的風險、明白自己的極限底線,做足準備而行的決定。」

若是這樣,冒險之於戴昌盛就不是危險,也不是熱血沸騰地去證明自己的存在,而是重新看見與認識自己,勇於突破現狀,並對自己行為負責的生命態度。

407967_377657225582860_1194311880_n

 

 

一次接觸,一生結緣的戶外運動

「那時候會進入戶外運動是一個機緣,是我小孩子的媽媽,帶我進入山岳,第一次去合歡山賞雪和看日出,那種觸動和感動,一次接觸一生就在此結下緣了。」談起如何進入戶外運動領域的小鬍子老師,這麼多年後,回想與自然山林的第一次驚豔的接觸,眼裡依舊散發出熠熠光芒。「那次之後,我就開始緊盯著登山嚮導不放,因為我什麼都不懂,覺得嚮導就是最厲害的,他們有很多的活動和課程,就跟著他們學習。」

542002_332397256834026_190214624_n_副本

戴昌盛年輕時候的帥氣模樣

出生於新竹關西鎮的戴昌盛是客家人,從小在山裡長大,早已習慣每日翻山越嶺行走兩個小時的山路去學校上課,雖然不是原住民,卻也練就和原住民一般的好體力。儘管他從小和山接觸,卻是到了長大成人後,在合歡山賞雪的因緣際會下,才真正感受到自然山林所給予的美好,也才意識到原來大自然是需要細細品味。

就在25歲那一年,決定專注投入戶外運動領域的他,開始慢慢淡掉原先廚師的工作,因為「總覺得,好像重新找回了年輕的我、小時候的我一樣。」

10562642_836765093025134_2888209066184053568_o從攀登百岳開始進入戶外運動領域的戴昌盛

 

獨立之路:從登山進入攀岩領域

一腳踏入登山領域的小鬍子老師,在那個百岳攀登興盛的年代,與眾多熱愛山林的夥伴一同並進,兩年內就完成了台灣百岳的攀登。此階段,也因曾於中央山脈南三段,第八天正準備離開無雙吊橋時,發生了「嚮導帶錯迷路一天」的插曲,讓他決心在這戶外運動這一條路上,不再依賴其他人,靠自己獨立而行。

「當時我們會迷路,是因為兩個嚮導都很肯定的告訴我們,這裡沒錯,大家都相信他了,後來才發現,原來我們走的路在地圖上是九十度角的偏差。從那次之後,就知道嚮導不一定可以相信。」因此,他開始加強訓練自己的登山技能,並大量學習和補足相關知識。

另一方面,因著在登山的過程中,經常要面對坍塌路段,需要藉由繩索來確保高繞能夠安全通過;或是遇到下雨和溪水,需要手腳並用通過,這也促使他開始思考另一種攀爬前進的可能性──從岩壁、水路等其它路段進入:「我問自己,爬百岳為什麼只能走既定的路線到達山頂呢?山在不同角度,應該都有不同的美存在。」因此,他更進一步投入攀岩和溯溪訓練,而這兩項技術,成為了他能夠日後掌握戶外環境的基礎技能,一步步朝向獨立專業的角色發展。

10355011_836765133025130_5618469024528368764_n

「學習攀岩會讓你在登山時對於環境的掌握性較高,繩索運用的技術能夠解決很多問題,可以應付你在那個環境所碰到的麻煩。」

由於攀岩需要大量運用繩索及肢體協調性,因此他將攀岩定位為他在從事各種不同戶外運動時的基礎技能。這對他幫助很大,甚至延伸至生活處事上。「從攀爬和預防墜落開始,你就會學著讓你自己做任何事都不要有風險,做好預防,不管未來是否用得到,都要學習讓自己完全準備好,以備不時之需。」攀岩的精神更延伸至他的日常生活,成為他愛好冒險背後,最謹慎和踏實保護自己的安全來源。

267849_2022080425037_5366540_n

也因小鬍子老師小時候住在河流旁邊,對於水並不陌生,進入溯溪領域時也相當得心應手。受過溯溪專業訓練的他說:「溯溪是逆流而上、一種多元化技術性的活動,其實就是結合登山概念和攀岩技巧,只是加上水而已,但前提是要先會游泳。」在大自然裡的運動,除了加強自己的體能,更要具備包含登山高繞技巧、攀岩技術和游泳能力等安全保護措施,這些技能顯現了你對整個環境的掌握能力和熟悉度。

小鬍子老師提醒,「挑戰戶外運動時你不在水裡就是在岩壁上,若你不會攀岩你要怎麼過去?若岩壁無法突破,水也過不去,那就只能退回原路高遶過去,但若你不會看指北針,也不會看地圖,那你到底要去哪裡呢?」點出在戶外運動裡需要綜合各項知識與技術的重要性。

469133_271998146208678_315465075_o1995年戴昌盛與四季溯溪團隊進行大霸尖山三溪聯合溯登

 

繩伴:知己知彼的生命共同體

在登山的過程中,通常都是大夥們前後不一的間距行走,屬於獨立完成的攀爬過程。然而,在攀岩與溯溪的領域裡,因為太長時間需要手腳並用,且必須時常面對你可能無法突破的地形環境,因此需要透過與另一個人相繫一條繩索,作為前進攀登時的安全確保。

「萬一你摔下去我要拉住你,萬一拉不住也是要跟你一起下去的。當你必須透過那一條繩子,與對方互相連結確保彼此安全時,那一位攀登者對你而言,不純粹只是夥伴關係,你與他之間更是一個生命的共同體。」小鬍子老師口中的生命共同體,也就是攀岩所稱的「繩伴」,因著彼此互為生命保護者,所以必須相當了解對方。

10346114_792559940778983_481916228920308373_n_副本

因為,若是你了解對方夠多,過程中就可以從對方的表情和反應去判斷狀況,提早發現可能的危險和問題。「尤其越強悍和能力越好的人,通常也越不容易發現他的狀況,當真的有狀況產生時,往往已經累積到一定程度,一發不可收拾了。」在這麼密切的關係之中,小鬍子老師強調,一定要去了解對方,了解你自己,知道自己能做什麼,能幫夥伴做什麼。

攀登過程當中所面臨的危險,皆需要透過攀岩的繩伴來彼此確保,包括對於攀爬支點的架設要相當清楚,以及對於另一位與你互為生命共同的體的夥伴在技術上和個性上都有透徹地了解。面對大自然環境的挑戰,若能與繩伴一同經歷渡過再深刻不過,這也是戴昌盛會如此喜愛攀岩與溯溪的原因。 

582027_328147270592358_65710810_n

 

撤退的勇氣:與命相搏之救援任務

對於自己的冒險相當謹慎小心的戴昌盛,卻在救人這件事上遊走危險邊緣,竭盡己能完成。而越是親身參與救援行動,他越能明白環境不確地性,越能了解作為人的極限底線在哪裡,謙卑面對自然險惡的挑戰,除了在黃金第一時間進場,卻也要有適時退場的認知和準備。

2002年新北市政府消防局,在特種搜救隊中成立了新北市義消山域搜救隊,他就是其中的一員,此外也是各縣市消防局力邀協助教學訓練的講師。關於搜救,他說到:「因為搜和救是不同的,通常我們都是「搜」,就是掌握失蹤人的位置地點,透過他所留下的資訊、事前計畫和先前走過的足跡及遺留物,去判斷他現在可能的位置,鎖定在一個地區裡搜所……儘管有搜救的流程,但狀況因人而異,因此我們需要耗費非常多的時間和人力在搜索上,最後找不到人時會很挫折。」

面對濃霧、颱風、密林的中級山等等不同情況,連已相當程度掌握戶外環境的他都感嘆地說,在台灣搜救真的是一件困難的事。

269725_2010395012909_578633_n2013年協助基隆市消防局救助隊進行訓練

他便曾在颱風天的搜救中上演逃命記。「當時,颱風沖毀了橋,河流暴漲,我們走過的每一個便道也即刻被沖垮;每往上爬,就可以往下看到河水即刻把剛剛走過的路段沖毀,樹也一顆一顆的被水吞噬;暴漲的河水在刮那個山壁,所以我們是沿著這片即將被淹沒的山壁中往上逃命。」小鬍子老師還自嘲,就跟在演電影一樣。

由於每出動一次搜救便是三五個天數,他們要掌握黃金72小時的救援時間,因此他也提醒,「搜救耗費蠻大的社會資源,千萬不要毀在漫不經心、對山不敬的人的身上。」

而他另一次的救援任務則是在攀登高山時學員突發的事件上。「我有一個學員前往八千米高山攀登,當時並沒有任何高原反應發生,但是他跟著我去玉山時,竟然發生了腦水腫。那天晚上丹木斯吃了、類固醇也弄了,我整晚不斷確保他不要躺下,保持他半坐臥的姿勢。那一個晚上是關鍵,我整夜不敢闔眼。」

小鬍子老師說,儘管高山症最好的解決方式就是降低高度,但當時住在圓峰山屋(玉山主峰往南稜方向山屋)的他們,無法在冰天雪地的環境中,冒著那位學員高山症時好時壞狀況的風險下山,所以他當時決定先在山屋以藥物抑制,隔日在通報直升機吊掛下山。「好在隔天天氣很好,順利下山後醫院也證實是腦水腫。但我完全沒有想到,在八千米沒事的他,竟會在四千米出現有高原反應。」

10530477_908689499146294_1371085957149268443_o2014小鬍子老師帶領的雪山雪地訓練

1425392_680596191975359_1211083976_o_副本2012小鬍子老師帶領的合歡山雪地訓練

自此之後,他對於高山症的防範相當注意,只要在高山上若有覺得疲倦、體力衰退、食慾不振、頭痛想吐等現象,就要假設它為高山症,因為他也發現,台灣現今有越來越多因漠視高山症,導致腦水腫和肺水腫而喪命的登山客。他提醒,因為高山症的發生完全沒有一個絕對的定數,會根據當時自己的體力和精神狀態有不同程度的反應,唯有正視和面對後,才能迅速做出正確快速的判斷。

從這些救援經驗中,他更發現,大自然無法掌握,人是渺小的,「在風險評估裡,自然環境變化是人所不能預測的,人只要進入大自然,永遠都是不足的,所以在我們自己了解的範圍內一定要準備充分,因為你永遠都不知道大自然會給你出什麼樣的考驗,而你會碰到什麼樣的意外。」即便每一次充分準備後,仍要保持儆醒的心態,知道自己極限的底線,適時量距自己與大自然接觸之間的關係,有一點推遲就不能冒險。

小鬍子老師說:「存在心裡面的那條線,就是知道什麼時候需要往前突破自己,什麼時候應該要往後撤退。」因為面子永遠沒有生命重要。

10443518_908690425812868_3481921804075765645_n

965226_498374643569619_1257540230_o_副本小鬍子老師也有偶像,與世界知名free solo climber Alex Honnold合影

 

謙卑學習:師法自然的生活態度

1994年他開設了全國第一家的攀岩餐廳,因在進入戶外運動領域之前,他是一名廚師,於是結合餐飲與攀岩,提供前所未有可以練習攀岩的用餐環境。儘管目前餐廳已經歇業,但這樣的精神仍繼續延伸,經過中華攀岩協會、小鬍子攀岩公司和教育訓練中心的創業成長洗禮後,2002年,小鬍子冒險學校終於出現在大家面前。

隨著時代推進,小鬍子冒險學校總是循循善誘大家冒險的腳步,「以前是針對特定客群以專業教學為主,現在想要淺嚐認識戶外運動的朋友也越來越多,所以增加更多體驗式活動,讓大家有機會感受戶外冒險的樂趣。」在小鬍子冒險學校裡的攀岩練習場,深受小朋友的歡迎,甚至成為他們最大的遊戲場,而他也親自帶領小朋友們進行溯溪體驗,協助克服對於溪水的恐懼。

325428_464889980212649_2110341638_o_副本帶領大家體驗溯溪樂趣

如此受歡迎的程度也來自他對於小兒子的「自然學習」教育想法。「我有三個兒子,最小的兒子咚咚,因為他還小,我就陪著他,他喜歡玩水我就帶他去玩水,設計遊戲給他玩,就像我自己目前家裡就是攀岩場,我就會設計『搶救熊熊』遊戲,他就會很高興上去爬一下,不會刻意要他學習攀岩這件事。」也因著小鬍子在前兩位已經上大學的兒子身上學習到了一些經驗,明白孩子在每一個階段都會有變化,不需要特別強迫他學習,因為孩子會走出屬於他自己的路。

71520_430304217043329_1561775514_n_副本

小鬍子老師和他的小兒子咚咚

不刻意和不強迫的生活態度,在他自己的身上也能看到。小鬍子老師說,夏天的時候他喜歡溯溪,冬天的時候喜歡冰攀,春秋暖和一點就可以攀岩,自在悠遊於台灣四季,隨著自然季節更迭從事適宜的戶外運動。

走進戶外運動領域這一條路上,戴昌盛永遠都是用師法自然、探索樂趣的方式自我成長與修練,從不參與競賽的他,喜歡融入活動的感覺勝過競爭殊榮的感覺,「若你沒有要跟別人競賽,那你幹嘛還來參加比賽呢?參與就會想得名,比賽就是競爭了,我不喜歡這樣的競爭,最起碼沒有人說我是很弱的,至少我有一定的水平嘛,你們跟我一起的人都知道我的斤兩了,你們覺得我是弱的,那就是弱的,也沒有關係阿!」和自己比賽可以成長,和他人競賽後的成績與名次,卻容易讓人迷失與困擾自己。

在小鬍子身上可以發現,專注提升人的強弱能力已不是最重要的事,而是你除了看見自己之外,還能看見更廣闊的天地──永遠知道自己不足,謙卑向自然萬物學習的精神。

169251_514445245257122_1479899161_o_副本2012玉山

 

蛻變成長的冒險

「冒險對我來說,不是冒著生命危險去做這一件事,而是清楚知道自己要做的事情風險何在,清楚知道自己有沒有能力做這件事,清楚知道自己有沒有做好準備去面對這個有風險的挑戰,並對自己的行為有承擔的責任。」

戶外冒險運動讓人最接近自然環境的美好,卻也同時能讓人最接近險惡時刻。在日日與冒險為伍的戴昌盛眼裡,冒險並不意味著危險,而是更多的看見危險,並做好準備正面迎擊它。因為,「冒險應該是一種提醒自己在做有風險事情的一個態度,而不是外在風險的真正大小。」

554792_4324952049652_1147228748_n_副本

當無法掌握外在環境的風險變化時,冒險就是你評估進場與退場的的內在態度。「你永遠要想到,你不只是面對環境挑戰自己,更重要的是你做完這個挑戰一定要能全身而退,不能一進場就回不來了,不能孤注一擲、不計後果前進。」從攀岩場域回到日常生活,他讓我們看見,攀岩之於生活是有相同信念和價值的對應關係。

若生命成長過程本是一場可能會走錯路的冒險旅程,或許無法掌握生命會臨及什麼樣的挑戰和環境給我們,但我們可以掌握的,就是在自己能力範圍內做好準備,在進場和退場時都能具備十足的熱情和勇氣。

「沒有人爬山過程不走錯路迷路的,只是關鍵在於你什麼時候發現走錯了,然後回頭。」

如同小鬍子所說,「攀岩其實是一個很需要自我省思的活動,永遠要知道自己能力和極限在哪,然後謙卑面對環境中的困難和挑戰。」彷彿也意味著,關於生命蛻變成長的冒險,在乎於你不僅能看見自己的渺小,還能看見天地眾生的浩瀚及真實。

10542693_908688355813075_3793565697070900325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