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上生命的意義 ─ 鏑木毅TSUYOSHI KABURAKI

0
2983

TNF鏑木毅1

圖片來源

 

鏑木毅TSUYOSHI KABURAKI是日本最知名的越野跑者,甚至可說是日本越野跑的傳奇,在世界各地均獲獎無數。而令人敬佩的是,這些專業級的成就,都是在他擔任全職公務員身分時完成的。業餘越野跑者的身分一直持續到2009年,鏑木毅才辭去工作,真正下定決心築夢,成為了職業越野跑者,釋放了自己想參與世界每一處越野跑賽的靈魂。

 

 

從公務員到越野跑傳奇

TNF鏑木毅2鏑木毅在中學時期是田徑隊的成員,當時便立志以早稻田大學學生的身分參加箱根驛站公路接力賽。成功考入早稻田大學後,為了完成夢想而積極訓練自己,但艱苦的訓練卻使他在大三時腰部受了不輕的傷。經過一段時間的掙扎,最終因不想拖累隊友而忍痛選擇了退出比賽。當時的他以為自己的夢想就此了結,而這件挫敗更成為他一輩子的遺憾。

畢業後的鏑木毅考上了令人欣羨的公務員,工作的關係使他能跑步的時間大幅減少。直到28歲才第一次接觸到越野賽,是群馬縣政府辦的一場比賽,原先抱著只想參加的心情,卻意外贏了了比賽。獎牌之外,鏑木毅更從中領悟了他的人生,發現了自己對越野賽的興趣,發下宏願,想跑遍世界。(圖片來源

 

這麼多年來,鏑木毅一直戴著兩頂帽子。一頂是公務員的制服;另一頂,是世界級越野跑手的殊榮。

28歲的第一場越野賽將鏑木毅對跑步的熱忱再度挖掘出來。身為公務員,工作本就不輕鬆,業餘的時間更是全身心投入了跑步。午飯休息時間,他就在辦公大樓裡上下跑樓梯、下班時從公司一路跑回家,放假時間更是經常登山、跑步。鏑木毅將自己業餘時間還能如此恪守訓練信條,歸功於學生時代未能參加箱根驛站公路接力賽的遺憾,那時的挫敗成為了他的正向驅動力。
幾年下來,光是業餘越野跑者的鏑木毅就贏了了不少冠軍頭銜,更不用說日後成為職業越野手的輝煌成績了。

TNF鏑木毅3

圖片來源

 

 

從UTMB到UTMF──肯定得是富士山

終於在2007年時,鏑木毅參加了UTMB環白朗峰超級越野賽(Ultra-Trail du Mont-Blanc)──這是場一年一度在阿爾卑斯山區舉行的山地越野超級馬拉松,賽道穿越法國、義大利和瑞士,全程約166公里、繞白朗峰一周、爬升高度約9400公尺,被認為是歐洲最難的越野跑賽事之一。

在這場艱難的比賽中,鏑木毅找到了自已。

當他鉅細靡遺形容當時參賽的情況,彷彿仍能感受到他興奮的悸動感。事實上,UTMB不只是場比賽,更是場旅程,但不是普通的旅程,要越過整整一百英里,那是挑戰身心極限與痛苦的旅程。鏑木毅說不論當下抑或回想起來,都是十分艱辛的一場比賽,他當時感覺自己幾乎是用生命力博。而隨著身體的極限呼出時,腦海裡突然浮現「如果日本也有場這樣的比賽……」的念頭。

正是這個在全身緊繃至極的時刻,種下了讓鏑木毅成為傳奇的種子。回到日本後的鏑木毅看著富士山,他知道,就是這裡了──「如果我們要辦這樣的比賽,那一定不會是別的地方,肯定得是富士山!」因為富士山不只是日本的象徵,亦是世界級的象徵。

 

 

日本越野跑啟蒙家

TNF鏑木毅4

有了想將越野賽帶進日本推廣的念頭後,鏑木毅積極申請舉辦UTMF,但由於富士山具有豐富生態多樣性和悠久歷史,又橫跨不同縣市的管理部門及自然保護組織,還需要當地居民合作才能確保比賽不會對環境造成影響,因此初始時的申請並不順利。
其中最困難的莫過於說服地方政府,他必須解釋在日本並不流行的「越野跑」為何,何以非得在山野中跑步?對此,鏑木毅始終秉持一個觀點「越野賽將人與自然聯繫起來,富士山的美景也會因開放而受益」。

終於,歷經種種努力,富士山越野超級馬拉松賽(ULTRA-TRAIL Mt. FUJI)在2012年正式登場。

這場與UTMB為姊妹賽的UTMF,途經山梨縣、靜岡縣,總距離長達168公里,爬升高度更達到9500公尺,是亞洲首項100英里越野跑。從第一屆開始,便成為各地越野好手們的攻陷目標之一,因在這場比賽中,選手能感受日本的東方文化,更能深入日本人的聖山──富士山。這場比賽是亞洲最盛大的越野馬拉松賽,引領整個亞太區越野山岳賽,更甚者,帶起了觀光風潮。

鏑木毅無疑創造了傳奇。

而時至今日, UTMF賽事已經舉辦了四屆。從第一屆開始,主辦人鏑木毅都會在終點門前等待每位歸來的跑者,並給予擁抱及道賀。這是他身為主辦的堅持,要每位參賽者都感受到越野跑的魅力。想必這項傳統仍會持續下去到更多更多屆UTMF賽。(圖片來源

 

 

 

跑出囹圄

鏑木毅之所以如此克服萬難地辦成UTMF環富士山超級越野跑,目的其實只有一個──他希望每一位參賽者都能感受到他當年參加UTMB的悸動。

這份悸動包含了各種情緒,可說是鏑木毅心目中生命的意義。他認為越野跑是令人享受的運動,所有人都該嘗試看看,在山路上體會越野的成就感,還有心靈的指示,那是難以言語表達的興奮。

其實鏑木毅的悸動可以用很簡單的詞語概括,就是「自在」。他說起就讀小學時有次與朋友比賽跑步下山,當時開心的印象令他牢記至今,因為現在若這樣跑下山,只會因容易傷膝蓋而被阻止,曾幾何時,生活被層層「為我們好」的禁錮拴住了。而在鏑木毅第一次參加UTMB環白朗寧越野賽(The North Face Ultra-Trail du Mont-Blanc)時,他發現越野賽就是沿著路跑下去,沒有其他的擔憂,又可以恣意俯瞰白朗寧峰的美景;而重要的是,沒有人會來糾正自己怎麼跑步,甚至自己也不用耗任何腦力;在此,一切隨心所欲,自在至極,彷彿感覺到他的身心隨著腿一步一步邁出了囹圄。

而那場比賽,他用跑的下了山。

TNF鏑木毅5

圖片來源

 

 

越野跑是一種文化

儘管越野賽在世界上的公認率已逐漸提升,但在日本、乃至整個亞太區仍較難被接受,普遍認為「越野」是危險的運動。對此,鏑木毅有他的一套觀點──若我們生在於古代,從孩童時期就得跑國那些山,才能夠上學、工作、去市場,進行等等日常生活所需的活動。那麼,越野就成為一種本能了;那麼,就不會有人認為越野賽是不該存在的危險運動了。另一方面,參加過世界各地越野賽事的鏑木毅,在美國與歐洲等地方,感受到當地的越野賽進行方式真的非常自然,跑著跑著還會遇到登山散客,大家揮手打個招呼,彷彿只是在河堤邊慢跑遇到鄰居一般,而那些登山客就這樣融入了美麗的風景中,同存於越野跑者的視野裡。鏑木毅認為,這代表對當地來說,越野賽已經不只是一項運動,而是「文化」。

TNF鏑木毅6

圖片來源

 

這樣的「文化」令鏑木毅欣羨,他希望日本也能成為這樣一個地方,大家能認同越野跑的美好,甚至來參加UTMF的所有人,也能感受到他曾經在歐美等地感受過的──「自然」。

 

 

 

 

 

 

2015-home-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