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重度毒癮者到IRONMAN世界冠軍錦標賽菁英選手:Lionel Sanders

0
2988

鐵人_運動星球_10131

文章來源:運動星球

 

據Runner’s World網站報導,有一位加拿大籍青年,由一位吸毒者痛改前非,成為該國頂尖職業三鐵運動員之一,並於上週末以領先群體地位完成IRONMAN世界冠軍錦標賽。以下是他的故事。

2009年12月,萊諾·桑德斯(Lionel Sanders)再度向他的父母伸手要錢,這使得他們猶豫起來。他們不相信自己的兒子,他們上一次借給他錢是因為他的金融簽帳卡超刷,而這原來是給他在加拿大安大略省就讀大學做生活費用的。事實上,桑德斯用這筆錢來買古柯鹼。

在21歲的時候,桑德斯的皮膚看起來非常憔悴而蒼白。自從2006年開始他的大學生活之後,他掉了40磅(18公斤)。他是個宅男和吸毒者,每週僅外出一次,通常一大早出門去買日用品和食物。

但是,當他在那年冬天去找父母拿出自己的信用卡時,他的要求的錢不是用於毒品,而是要付學校的註冊費。

桑德斯後來決定將他的生活翻轉過來。但要如何做到?他決定投入鐵人三項這項運動。

上週末在美國夏威夷的可納(KONA),現年27歲的桑德斯有機會在IRONMAN世界錦標賽站上領獎台。他現在是加拿大頂尖的職業鐵人三項運動員之一,他的履歷包括2015年加爾維斯敦IRONMAN 70.3冠軍(第二名是2015 IRONMAN世錦賽亞軍Andreas Raelert)與2015年德州IRONMAN第四名。他已經戒毒了將近五年。

「我是一個真正相信你可以做任何事情的人,」桑德斯告訴記者。「如果你對於一件事有足夠的渴望,你就會有充沛的精神力量去堅持下去。」這個說詞有些諷刺意味,因為桑德斯在過去一心只想要毒品。

「我第一次嘗試古柯鹼之後,就變得非常的嗨,然後我開始失去理智,」他說。「我有一個經驗是,我當時真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基本上我瘋了,並在高速公路上試圖從車窗往外跳。」

桑德斯在小學三年級開始跑步。他在高中時是一位優秀的越野跑者,他甚至在溫莎大學嘗試加入校隊。「我沒有成功成為校隊的一員,但是這並不重要,」他說。「因為我開始去投入夜夜笙歌的生活方式。」

他退出跑步四年多,從一個派對玩到另一個派對。但到了2009年底,他卻已經準備好脫離他的毒癮。桑德斯說,他在一次晚上的派對時決定保持清醒,當他看到他的朋友們為了爭奪最後一行古柯鹼而吵了起來,「這是我第一次看清楚自己在做什麼,與我已經變成怎樣的人,」他說。

2009年11月5日,桑德斯決定在他的地下室公寓附近外出跑步。他採取了一條通過一個墓地的路線。他說,看到那些墓碑是一個「自我超脫的體驗,」他意識到跑步可以幫助他挽救自己的生命。兩個星期後,他和他媽媽貝琪一起跑了10K。一個月後,他說服她幫他支付2010路易斯維爾IRONMAN鐵人賽的報名費。

「我對於鐵人三項是什麼好好研究了一番,並看到它需要紀律和動機。這些都是我當時非常缺乏的,」他說。

桑德斯的戒毒經驗並不順利。他復發了三次,並考慮過自殺。但他在做鐵人三項訓練時發現自己的目的和動機。

而事實證明,儘管多年來他濫用他的身體,他還是一位速度很快的運動員。他以10小時14分31秒完成了2010路易斯維爾IRONMAN比賽。

「在完賽後我第一句話是,『這是我做過最愚蠢的事了,而且我永遠都不會再這樣做。』」桑德斯說。「我的父母扶我回酒店房間,我吃了一個披薩,然後我意識到那場比賽有多麼驚人、有多難。但我還是完成了。」

他訓練了三年,但桑德斯並不知道他能夠成為菁英選手,直到2013這年,他在安大略省的馬斯科卡贏得了馬斯科卡IRONMAN 70.3這場賽事。他那場比賽之後轉為職業運動員,隨後,他在加拿大和美國的鐵人三項和馬拉松賽事中成為數十名常登台領獎的菁英選手群的一員。

桑德斯已經提前一週抵達可納來做訓練,以適應當地燠熱的氣候。這是他的第一個IRONMAN世界錦標賽,他非常想贏。

「當然,這是這項運動的終極殿堂,我希望被認可為最佳選手,」他說。

他聲稱自己有優勢。他說,他的人格特質幾乎殺死他,就是那個讓他渴望古柯鹼、並不惜一切代價得到吸毒歡愉的同一個個性,使他成為一個有競爭力的鐵人運動員。

「這是我的理論,你可以觀察其他人,」他說。「讓你成功的特質的往往是你的死穴。對我來說,當我做一件事,我會全力以赴。我專注於它、我想不斷精進、我會把我自己的一切都投進去。」

「以某種扭曲的方式來說,這就是使我沈溺於毒品和酒精的成功之處。我當時非常瘋狂地沈迷;我比任何人更會玩並更耐玩。我已經學會了接受我的那個特點。」

但該特質不再讓他毒嗨。它不再試圖殺死他,相反地,它有機會讓他在可納登上領獎台。

上週末的IRONMAN世界冠軍錦標賽圓滿結束,桑德斯也以08:36:26的佳績奪下總排名第14名的榮譽。

 

文章來源:運動星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