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國跑透透(上):香川丸龜半程馬拉松

0
1118

自2016年開始,每一年的農曆年節間,當大多數人都是在慶祝一整年下來的辛勞,可以好好與家人團聚的時刻,我則是在驗收這個冬季跑步訓練成果,前往日本跑一場馬拉松。

過去2016年的別府大分馬拉松(請參閱連結)首度叩關Sub 250、2017年的勝田馬拉松(上集下集)、與2018年的北九州馬拉松(上集下集)皆攻上2時43分台,皆可參閱連結。

但今年有點不一樣了,一來是今年不只一場馬拉松了,而是先一場半馬,隔週再一場全馬;二來是今年沒破PB!嚴格上來講,半馬是破了PB,全馬則跑了近四年來最差成績。

2019年香川丸龜半程馬拉松
2019年香川丸龜半程馬拉松

先拋開成績,來談談賽事本身吧!

 

日本菁英跑者文化

多年前就知道丸龜半馬這場全日本最頂級的賽事,但前幾年一直沒機會前來,今年則正逢在除夕前一日的2月3日(日)舉辦,毫不猶豫的決定成行!

先前在介紹別府大分馬拉松時就曾提及,日本有相當多菁英級賽事,這些多半與日本在二戰後力圖以競技運動感動市民,企圖讓頹敗士氣低迷的日本國民看到國家發展的未來希望。

所以包括琵琶湖馬拉松與福岡國際馬拉松,這兩場沒有全馬2時30分(前者)與2時35分內(後者)不能報名的菁英賽,都是在1946與1947年開始舉辦;別府大分馬拉松(參賽門檻3時30分)則於1952年首次舉辦,都跟戰後復興有所關連。

而日本即將於2020年舉辦東京奧運,只要近3年間有到過日本的朋友,不管你是否是位跑者,或那怕對運動都從未關心,也絕對能感受到全日本舉國上下投入於備戰東京奧運之心。就連今年日本大河劇:『韋駄天~東京奧運故事;いだてん東京オリムピック噺,也是一部以長跑運動員,並且被譽為『馬拉松之父』『金栗四三』作為主角的電視劇,他的偉大不只在於是首位日本參加奧運馬拉松項目的運動員(1912年),同時他也是開創『東京箱根間往復大學接力跑(俗稱箱根驛傳)』的重要推手,他在日本長跑界的地位可見一斑。對日本長跑歷史或金栗本人有興趣者,可自行參閱。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除了全馬有菁英級賽事之外,半程馬拉松賽一樣有不少設有參賽門檻或匯聚菁英的高速賽事,例如3月份的立川半馬、11月上尾半馬等,但之中歷史最悠久(首次舉辦於1947年)也讓人矚目的仍是這場『香川丸龜半程馬拉松』

 

香川丸龜半程馬拉松賽事介紹

香川丸龜半程馬拉松(以下簡稱丸龜半馬),位於日本四國的香川縣丸龜市(知名美食是烏龍麵與骨付鳥),過去也有不少台灣知名選手參與過,例如真男人張嘉哲。

丸龜半馬的報名有分為相當多的組別,分別是:

  1. 日本陸連登錄男子/女子A組:男子需提出自2016年以後((即近三年內)的1時10分內成績,女子為1時40分的成績方能申請。同時無論男女都必須為『日本陸上競技連盟(JAAF)』登記選手。此組無名額限制。
  2. 日本陸連登錄男子/女子B組:男子需提出自2016年以後的1時50分內成績,女子為2時10分的成績。並為JAAF登記選手。
  3. 日本陸連登錄男子/女子C組:不限成績,但需為JAAF登記選手。
  4. 一般男子/女子B組:男子需提出自2016年以後的1時50分內成績,女子為2時10分的成績。可不用為JAAF登錄選手。
  5. 一般男子/女子C組:資格不限,所有人皆可參與。

簡單來說,陸連登陸選手且有1時10分內才能排到A組,且無名額限制(最終是718人完走);陸連登陸或一般人,只能跑到1時50分者,就是報名B組,差異在是否為陸連選手,B組限額2000人;C組包含陸連與一般選手組限額8000人,無參賽時間限制。詳細可再上官網查詢。

到了比賽當天,各區出發時間也不盡相同,A組選手為10:35;B組為10:50;C組為11:00。

以上,都是官網就能查到的訊息,透過這些作法做到選手分級控管、分時出發、分級競爭的目的,讓不同實力者都能在屬於自己的舞台裡競爭。

不過,官網沒告訴你的,J帥來跟你講講,A組選手與一般選手有何差別?

首先是A組選手有專屬的賽前休息與集合區,不用像其他組的得先在田徑場上待命等候近1小時的時間,尤其當天氣溫僅有8度,怕冷的人如我真的得帶上所有保暖用品。再者,A組選手有完賽毛巾,其他組選手沒有,看著這那條有著設樂悠太(中)影像的毛巾,實在好想要啊。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不過,個人是認同大會的決定的,這場本來就定位是給菁英級跑者參賽,能額外讓我們這些永遠望其項背的凡夫俗子,能同場與其共跑,已是無上的光榮,如果還像個無知鄉民般去吵著;『為何我繳一樣的錢,但拿到的贈品不一樣?』那好笑的是自己了。想要?請拿實力來爭取,這就是競技的世界!

(圖片:好吧,我還是有一件紀念T-shirt的;來源)
(圖片:好吧,我還是有一件紀念T-shirt的;來源

 

但是決定報名後,立即碰上了一個狀況,一來我不屬於JAAF認證選手,基本上應該也沒有台灣人會加入日本陸連吧?二來是,我很久沒有符合資格的半馬成績,不是跑不到B組的1時50分標準,而是過去跑的半馬賽往往是相當小型的賽事,都非AIMS或IAAF這兩個國際認證,或甚至日本的JAAF『公證紀錄』,好在我提出去年北九州馬拉松(屬JAAF)的2時43分全馬來申請,最後有通過,能以『一般男子B組』選手出賽,而且還是排在該組的A區,作為第一波最前排出發選手。

 

這場半馬有什麼吸引人的地方?

如果要講這場比賽最吸引人的地方?是補給豐富呢?還是民眾熱情呢?還是送很多贈品呢?

其實都不是,這種賽事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高手夠多。而且若談所謂的精英級賽事與一般休閒性質居多的路跑賽會有什麼差別?我覺得至少三點:

第一是氣氛完全不同,我在約莫9點整抵達會場開始熱身,等待10:50起跑(路連A組是10:35出發),這時會場旁的不管是道路或備用田徑場上早已滿滿的人在熱身了,而且身型、體態、甚至穿著幾乎都大同小異,很快就能認清到,這是一場比賽!

(圖:每個人熱身的方式還是有些不同的)
(圖:每個人熱身的方式還是有些不同的)

第二是秩序,同前所述,這場有區分出不少的組別來,當10:00開始準備選手就位時,每個選手都乖乖的到屬於各自的區域裡去排隊,不擁擠、不跨區、不吵鬧,一直到被帶到起跑線前時,整體都是規矩而有秩序的。

(圖:每個選手待在各自的出發區,相當有秩序的等待著)
(圖:每個選手待在各自的出發區,相當有秩序的等待著)

第三是補給,這點是許多在台灣跑者會失望的,無論是此次的丸龜半馬或以前跑過的別府大分馬拉松,補給只會有水與運動飲料,其他都沒了,完賽也別想著能吃到多好的補給,這場賽事的本質就是跑步,前來的人就是期盼透過高競爭性,突破自己成績!

(圖:各區選手陸續被帶往起點)
(圖:各區選手陸續被帶往起點)

額外補充一點,這場賽事也是沒有完賽獎牌的,這跟台灣的路跑賽事幾乎場場都要有完賽獎牌,甚至初半馬獎、初超半馬獎、初馬獎等等玲瑯滿目等獎牌文化是有所不同的。甚至過去個人參加過的別府大分馬拉松、勝田馬拉松、名古屋半程馬拉松等,也都沒有完賽獎牌。

(圖:場外也有直播牆,讓親友們觀賞)
(圖:場外也有直播牆,讓親友們觀賞)

 

低潮的冬季

雖然有了前3年冬季調整的經驗,理應今年準備起來應是更得心應手,但跟往年不同的是,2016-2018這三年在準備馬拉松前,都是有段相當完整或至少趨於完整的準備期,因2015-2017的下半年,都是在10月初就結束了該年度最後一場賽事,也是最重要的IRONMAN賽事,2015與2017是KONA,2016是IRONMAN TAIWAN,到來年的2月都還有近4個月的時間可以放鬆、休養、進入基礎期、乃至調整至巔峰。

但去年2018年的賽事,一直拉長到11月18日的IRONMAN ARIZONA才結束,回台後休養至12月第一週才開始進入訓練季,就算把賽後休息計入,到2月丸龜半馬也僅只有11週的時間,再扣頭扣尾的休養與減量週,真正可訓練週數最多只有7-8週左右。

同時,這個冬天又經歷了一段相當漫長的低潮期,無論身心理都有些疲勞,身理上因去年下半年拼了兩場IROMAN賽事(7月底還有一場IRONMAN HAMBURG),肌肉的疲勞感相當重;再者,去年整年下來的訓練投入,最後反應在成績上僅有差強人意的結果,個人一直不甚滿意,加上12月至1月間的訓練表現一直處於谷底,以往前三年的體能低潮,在大賽後頂多只會持續2-3週時間,賽後4-6週就能慢慢拉回巔峰,但今年的低潮期足足持續了至少6週時間,這時期的體能就像隻烏龜一樣,緩慢的爬著。

一直到1月中左右,體能狀況才開始逐漸好轉,慢慢可以抓回4分初的配速,再慢慢推到4分整與4分內,一直調整到賽前一週,實際用3:45/km配速跑了10km模擬配速後,當最後均速收在3:43/km時,就能確定了丸龜半馬應當可用3:40-3:45/km間的均速,整體高標77分、均標78分、低標79分來完成這半馬。

(圖:抵達丸龜市)
(圖:抵達丸龜市)

加上過去自己其實並沒有正式的半馬成績,在過去幾年的訓練紀錄裡,最快的21.1km是在2017年的勝田馬拉松的前半馬跑到1時19分尾,姑且就把這當PB吧,這次就至少也得打破這成績。

 

不限速的3分速世界

 

(圖:比賽路線圖;來源)
(圖:比賽路線圖;來源

 

『想破PB,那就好好跑吧』

無論參加了數十場,甚至應該有上百場比賽,當站上起跑點,等待倒數的緊張心情永遠沒變過。從整備好到等待出發將近一小時時間裡,這緊張的心情並不孤單,還伴隨著寒意與尿意,一直有種膀胱要爆炸的感覺。

10:50一鳴槍,所有人全以3分速衝出,差別只在是3分初還是3分尾,而跑這種比賽有個特點,在你身旁的人幾乎速度都差不多,不會有那種前1-2km爆衝接著被抓回來的人,反而你要擔心的是稍一減速,就可能被後方的人踩到腳。

由於我是被分配在『一般選手B組』,但同時出發的還有『陸連登錄B組』,這些人會有兩片號碼布,前後都要掛上,而我們一般組只有前面一片號碼布,所以也蠻易分辨的,跑著跑著,身邊幾乎都是陸連登陸B組選手,而他們之所以只能登錄在B組,也不是他們不夠強,畢竟以結果論來說,陸連B組的前10名都有1時11分內的半馬實力,但陸連A組的選手第100名是1時07分06秒,這樣的高度競爭性,光是能看著他們折返時的身影,我都會莫名的雀躍起來。

(圖:冠軍1時0分22秒就回來了,我的PB是他的慢跑)
(圖:冠軍1時0分22秒就回來了,我的PB是他的慢跑)

跑到3km處時,看到路邊有廁所,實在忍不住的衝去快速尿了一下,還稍稍瞄了一下錶,尿尿花掉了18秒時間,還真是擔心今天恐怕跑不進77分了。

路線前5km是一路緩下,接著會上幾座橋,之後原路折返,故這前5km大家速度都飛快,含尿尿時間,我這5km是18分整左右。接著上上下下一些橋與坡有些煩燥,到了8km左右甚至一度動了要不要乾脆放慢一點?今天乾脆就先刷個10km PB就好,後面11km慢慢跑,這樣還保留不少體力拼下一週的愛媛馬喔?聽起來還真是划算的投資!

果不其然,到了10km處,剛好破37分,收在36分50餘秒(含尿尿時間,我一定要註記這個,呵)。

那接下來就放慢吧!

 

Marugame:運動的本質是『丸樂』

丸龜的英文叫Marugame,Maru是丸的意思,我首次認識到這字是日本職棒前廣島鯉魚隊的看板球星,現移籍至讀賣巨人的丸佳浩,球迷都叫他Maru,也就是他的姓。

而龜則叫Game,雖然日文唸法是『嘎美』,但拼音又跟英文裡遊戲的Game一模一樣,這樣的巧妙結合就讓我笑了出來。我這自栩為到處流浪、比賽的海龜,現在就這麼飄啊飄的來到了日本四國,玩這一個半馬+全馬的挑戰遊戲!

以上,是我在跑丸龜半馬的當下所突然想到的靈感。如果你會好奇到底比賽當下,大腦在想些什麼的話?其實多半就是這些天馬行空幫助轉移注意力的事情吧!

看似無聊的發想,但這讓我在不知不覺間也已經跑到13-14km了,是的,我沒放掉速度,還是繼續的跑著,看看錶上顯示的心率還在忍受範圍,看看速度也一直保持在3:4x/km的配速,好像也沒啥掉速,再檢查一下身體肌肉,除了臉部肌群比較猙獰以外,大腿小腿好像也沒啥撐不住的現象,那有何理由放掉呢?

最後5km要緩上回到終點,僅管坡度不明顯,但人在接近極限邊緣時,總是能對一些自然現象,舉凡坡、風、路面品質等等自然與地理現象特別敏感,當然也還有身體狀況,隱約有個水泡在腳底板成形。

最後300m進入丸龜競技場,這是我很喜歡的路跑賽收尾方式,能進入田徑場裡繞上個半圈或一圈,腦子裡就會回憶起在間歇訓練時,每每跑不動時,還是一圈又一圈的在場上拼著,今天也是準備榨乾最後一分力量,守住78分台!

最後收在1時18分48秒進入終點,守住均標,10km最快紀錄也推到36分台,雙破PB;個人也在一般選手B組的6000多人裡排到第18位,雖然放到陸連登陸A組裡,要掉到200多名,但不管如何,這場遊戲,我『丸』得開心!

最後分享幾張相片給各位。
  1. 相當美的栗林公園,園內種植以松樹為大宗。

  1. 香川縣必吃縣民美食:烏龍麵。蔥花、柴魚片、海帶芽、檸檬片、炸物與Q彈的烏龍麵,就是香川人的吃法。

  1. 最讓我驚豔的骨付鳥(雞腿),如果日後會再來跑丸龜,八成是為了它
  2. 一定要來參拜的金刀比羅宮,丸龜半馬這天恰逢日本節分祭,參加完祭典後還能領份福豆,祈求好運。

SHARE
Previous article2019年高雄國際馬拉松|十年成就,榮耀共享
Next article見證高雄馬拉松精彩十周年 蛻變為「台灣最友善城市馬拉松」
王志袁
【鉄人J帥】 J帥,馬拉松與鐵人三項的玩家,雖擁有國立中央大學人力資源管理碩士及博士學位,卻無法壓抑內心渴望挑戰體能極限的衝勁。 27歲起接觸路跑,28歲以3時21分完成初馬,29歲接觸鐵人三項,30歲完成第一場226km超級鐵人,31歲起開始出國比賽履獲佳績,即使結婚至義大利渡蜜月也不忘跑一場羅馬馬拉松。 至今已參與過2次IRONMAN World Championship (KONA),與2次IRONMAN 70.3 World Championship,最佳成績為IRONMAN 9時48分、全馬2時43分。 目前成立個人工作室,醉心於鐵人三項之研究、訓練、顧問與樂趣,具有IRONMAN Certified Coach認證教練資格及通過Trainingpeaks Certificate of Completion考試,並已協助多人完成挑戰自我極限的夢想。   follow 我的 fb粉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