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巴達馬拉松賽 Spartathlon 的五堂課

0
4528

sparta_elevation[1]
斯巴達賽高度圖

超馬運動是一條漫長且孤單的內心審察之路,若有機會參加超過30年有歷史意義(2012年30屆)的 Spartathlon 賽,透過賽前練習的洗禮,賽事的歷練,賽後的蛻變,對於一個超馬跑者來說是很有意義,且重要的歷程。

Spartathlon賽後才深刻的了解到,當初在幾乎沒有機會跑完偉大的斯巴達賽事,還願意信守約定的參加2012年第30屆斯巴達賽,是抱持著勇往直前的勇氣,是指2012年參賽的台灣9人團隊,其中3位跑者參加過斯巴達賽,6位跑者是新手,況且尚未跑超過246K的比賽。

在2012年9月參加斯巴達賽(Spartathlon),當年的參賽資格門檻:
01. 參加過100公里比賽,完賽時間不得低於10個半小時。
02. 參加過200公里比賽並完賽。
03 參加過斯巴達馬拉松在24個半小時前通過位在172公里處Nestani的關卡。
還要有醫師核可的健康證明。

每年9月最後一個星期五清晨7點起跑,選手從雅典城的衛城(Acropolis)山腳下出發,跑到斯巴達市,終點:利奧尼達司(Leonidas)國王雕像,賽道246公里(A到B點),必須在36小時內跑完全程,六個晶片點(大站補給站),路途中設置75個關卡(Check Point)補給站。

歷年斯巴達賽報名選手約350名,平均完成率為三成左右,難在白天氣溫高約36-40度,乾燥炎熱,入夜山區氣溫會降到10度左右(2012年親身經歷是覺得清晨最冷冽,太陽要出現之前),屬地中海型氣候,身心靈都要經歷兩個白天及一個夜晚的征戰,孤獨、黑暗陌生、恐懼、高度疲憊……,任何心裡衝出來的野獸都會吞蝕掉正在跑的每一個跑者。

對於遠在南歐的希臘,我們不了解真正的氣候地型,只是透過每年的參賽影片DVD,抽象的試圖去察看狀態,記得2012年6月參加一場123K的四重溪團練,被6月酷熱的恆春墾丁氣溫打敗,財哥安慰說:希臘比墾丁還熱!

斯巴達賽準備的方式是有很多的層次及能量產(輸)出,在三個月的準備期,第一個月我就深深體會到:「沒有破壞哪來的建設?」對身體除了拉月量,產生的疲勞感,高溫大量曝曬,還要不斷的催眠自己:妳要一直堅持下去呀!

十八尖山的財哥(陳進財警官)在斯巴達賽前,開了五堂課(團練),在那之前我們每個隊員都是想辦法各自努力,拉長週月量,及一日跑2-3次(多次練習)。

 

第一堂課,7/28,夏日的夜間訓練

香山運動場到大甲鎮瀾宮牌樓,65K,晚上10:00起跑,聽參與的團員說濕度極高,台灣的夏天夜晚,仍舊暑氣未消,請小吳開補給車協助補給,在高溫悶熱的夏季夜晚練跑長距離,需要克服全身濕透的不適感。

當時這堂課我已報名參加星光馬拉松賽,未參與這堂夜跑,自己當天早上先練跑18公里(以多次練跑補滿),下午五點再參與台南星光馬拉松賽,賽後又陪跑邱校長百馬5公里,也勉強補滿差不多里程。

財哥說夜跑點地的感覺和白天不同,我們也顯少機會在夜間長時間練跑,一般人的生理時鐘是兩點到四點是熟睡狀態,模仿夜間生理時鐘時還能跑得動,夜跑練習是讓身體適應也記憶夜間肌肉做工狀態。

255348_494618853900520_976699345_nYAMO提供

第二堂課,8/19,夜間高海拔訓練

石棹到塔塔加,再回到阿里山,68K,AM1:38-10:20,都是在台18線阿里山公路練習,第一次戴頭燈夜跑,離開石棹的零星住家,阿里山公路完全沒有路燈,這是一場完全夜間的練習,第一次發現黑夜看不見的路上,頭燈照過去,小狗的眼睛是會發亮的,第一次會害怕,一次比一次習慣免疫,跟練習很像。

石棹到阿里山,YAMO開車補給,每5公里補給一次,佳緯壓後,到了阿里山風景區,佳緯也加入練跑,空氣更加稀薄,分成兩三批前進,財哥說感受夜晚點地的感覺,夜跑加上高海跋練習,這場練習有了高度疲勞的痛苦感。

斯巴達賽在高低不平的丘陵地形長跑,甚至在賽道約150公里左右,CP47帕森尼奧山山腳 (Sangas)檢查點,必須爬上1000公尺多的高山,山路的訓練也是必然的,這次是夜間+山路+高海拔,對身體是增加不同的刺激點,更是大補丸。

547214_503119146368255_1872644928_n
第三堂課,8/25,夜跑山路練習

東吳大學起跑→到萬里的小7原路折返回到東吳大學(風櫃嘴→萬里來回),加跑東吳1h,57K+9K,PM10:00-8/26AM6:00,蘿拉請雅芬的老公小發開車當補給車。

這次練習最豐收的部份是與多次征戰斯巴達松的吳勝銘大哥一起邊跑邊聊天,他直指我和蘿拉的鞋太薄了,不夠厚,當時我們覺得剩一個月來不及找適合的跑鞋,索性就沒換跑鞋。

295125_503116753035161_1440012340_n

吳大哥說希臘是地中海型氣候,白天很炎熱,到了晚上入山區,氣溫又降到10左右,有一年還遇到下大雨,更慘!要我們寧可多備齊裝備。

練跑完,財哥、吳大哥、鄧大哥分享賽事的注意事項,對於我們未參加過的6位伙伴是一劑很好的強心針,如:「小站小補,大站大補,大站必休」「246K,分成三個80K,完成第一個80K,就是建立信心。」

我記得比賽入夜後,已經跑了110公里多(接近晚上7點),反而是進入山區,所以財哥會將夜跑與山路結合也是非常有其道理的,通常跑者在90-110公里會有一大疲勞期(因人而異),小走一段是舒緩調整,心境上是不疾不徐,積極的態度,果敢的前進,入夜的涼爽,也是調整的機會。

Les Liu
Les Lin提供

第四堂課,9/2,耐熱山路訓練

十八尖山10趟,53K,AM10:00-PM4:00, 在十八尖山公園入口,有設補給站(十八尖山團隊及蔡大嫂),這次的練習,我們只要專心跑,每趟5.3K就可以補給,還有多處廁所及飲水機,非常方便。

練跑後,財哥找了一家餐廳,放著斯巴達賽的影片,吳勝銘大哥帶來完賽獎牌(壓克力長方型狀),這是一個很好的心理素質鼓勵,我們輪流摸著完賽獎牌,祈望自己可以完賽。

九月初,身體對高氣溫已適應,山路反覆練習,加強希臘丘陵地型的上上下下。

團練的力量,在每一堂課彰顯不斷加深,一點一滴建構身心靈的絕佳時機。

615815_341429285947815_1220795811_o

小丸子姐姐提供

第五堂課,9/9,耐熱訓練

香山運動場到大甲鎮瀾宮牌樓,65K,早上六點起跑,終於有機會跑這條香山到大甲的路線,劉老師和小丸子姐姐開補給車,感受全日照的曝曬感,真的很難忘,我帶了有帽緣的帽子防曬,覺得不錯就當防曬的秘密武器帶到希臘使用,每一次長距離練習就是練習比賽的裝備,穿淺色的跑服(較不吸熱)。

我們之前都是自己練習,賽前就一起團練,增加信心,僅第三堂全員到齊,課後,財哥和吳勝銘大哥就跟我們說明斯巴達賽的注意事項,團練是共修的力量,良性競爭與經驗分享。

獨練是練心、靈,團練是練體、技及革命情感。

獨練時遇到大太陽內心就會怯懦,比賽距離這麼長時間這麼久,怎麼辦?!其實每一次的練習都是預習,一點一滴的強化我們的身心靈,真正比賽的時候,會專注在比賽賽道上,忘了太陽多大;氣溫多高;天多黑,專心跑過每一個補給站到下一個補給站,沒有人能攔得住你奔向終點,除了你自己。

最大的壓力是心理壓力,來自於對賽事未知的恐懼,真正開始起跑之後,恐懼這隻怪獸都不再出現了,我沒有時間恐懼,專心的一個補給站跑過一個補給站,時而享受(終於跑在you tube影片的斯巴達賽道上了),時而做困獸之鬥(無盡的撞牆期),時而咒罵,打開潘朵拉的盒子

有時候在完成夢想前所做的努力,辛苦練習的當下是不懂得它真正的含意,回頭看的時候,總是覺得要感謝很多人,及做點努力(分享),我們沒有讓時光倒流的能力,唯有分享經驗與經驗的傳遞,稍稍安撫了我們的心,期望更多台灣跑者完跑斯巴達賽,帶回那不斷發酵的超馬能量,綿延不絕。

IMG_8470

翻拍官方2013年參賽簡介歷年女子冠軍選手成績

2012年共有來自全球各地的315位選手參賽,只有72人跑完全程,白天氣溫高達39-40度,但最惡劣的氣溫條件下,來自英國的Elizabeth,卻打破歷年女子最佳記錄27:02:17,獲得總名次第三名的絕佳成績,不設限與做好準備,在最嚴苛的賽事氣溫條件還是會有最亮眼的表現出線,出乎意料之外。

未命名

吳勝銘大哥提供

最後貼上吳勝銘大哥在自己的部落格寫的2016年參賽資格:

2016年起參賽重要門檻有:
1. 參加過100公里比賽,完賽時間得低於10個小時(男生)。女生維持10個半小時。
2. 參加過斯巴達並完賽(不保證入選)。
3. 24小時成績男生在216公里以上,女生204公里以上。(直接入選)
4.報名人數過多(超過390人)就抽籤(draw)

IMG_8471
翻拍官方2013年參賽簡介歷年男子選手前三名成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