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依然六點起床 Jan Frodeno 的無賽對策

0
1440

擁有三座 IRONMAN 世錦賽冠軍頭銜的德國職業鐵人三項選手 Jan Frodeno,4 月 11 日在家中完成 226,同時也透過這場活動,幫助西班牙衛生保健系統和勞倫斯體育基金會,成功募得 22 萬歐元;而 Jan Frodeno 又是如何面對近期的閉關訓練挑戰,以及他是如何看待鐵人三項的未來?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Q:「在家 IRONMAN」的想法是如何產生?

在被限制行動的前一天,我和朋友仍待在一起,我對他說:「我們應該做一個室內 IRONMAN。」我們當時已意識到,將來每個人的行動都可能會因為疫情而受到限制。在那之後我們進一步構思這個想法,我也花了一個星期的時間去思考:「我為什麼要這麼做?」因為我不想只是在家中瘋狂的挑戰,我想要找到這件事背後的動機與意義。

我看到身旁的所有體育夥伴都變得非常沮喪,隨著疫情進展,顯然的今年賽季將不會有比賽,或者以非常有限的方式舉行。我的第一個想法是,希望讓人們動起來,並且參與其中,我們需要在這段期間內傳播一些積極正面的訊息。我們不斷思考:「我們還能做更多嗎?」

在這種情況下,身為一個職業運動員實在是一件令人非常不滿意的事,因為老實說,在這個艱難時期,我基本上不具備任何對社會有用的技能。既然我不能為第一線的醫生、護士或專家提供幫助,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表達意見,傳遞想法,希望能夠鼓勵到第一線與疫情搏鬥的人。

Q:大家有給予你什麼樣的支持嗎?

大家給我的支持真的都非常令我感動!沒有人希望看到一個男人對著特寫鏡頭流汗 9 個小時,在復活節大量燃燒卡路里,因此我們希望讓直播變得更有趣,並忠實呈現與傳遞勞倫斯基金會的座右銘「運動使人們團結」。我們吸引來自世界各地的運動員和體育傳奇人物,對於能有這些朋友的支持並且幫助我度過這段難熬的時間,我真的感到非常榮幸與感謝。

回過頭看,這是我做過最簡單的一場 IRONMAN,因為能夠有機會與這些朋友們聊天,也看看他們在這段期間內的那些瘋狂生活其實滿酷的,所以感覺時間一下子就過了!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Q:在這當中最困難的是什麼?

游泳!在戶外游泳時你可以找到一些標的物,讓你自己知道現在在比賽中的哪個位置,但這次游泳我沒戴手錶,我也沒辦法知道距離還有多遠,我整個人壟罩在霧裡,不知道時間、越來越冷。游泳是我認為心理上最艱難的一次,因為你只看著同一個點將近一個小時。

Q:捐助出去的錢是如何籌到的?

其中 20-25 % 是人們透過購買商品所獲得的,其餘則是捐贈,我們對募資的進展感到非常驚訝,我們也正在與赫羅納當地的一家醫院的主任討論,找出什麼是最缺乏、最迫切的物資,希望可以減輕醫護人員的壓力。

Q:你如何在家安排訓練?

問題在於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我們沒有明確的目標,這也是每個人在他們的工作上都會面臨的問題。尤其鐵人三項又是一個非常受目標驅動、強度驅動的運動項目,因此對我來說這是目前最大的挑戰。

在西班牙,我們百分之百被要求待在室內,因此你無法進行高山或越野跑訓練。我是一名職業運動員,我仍然必須盡我所能的繼續訓練,因為這是我的工作。困難的部分是,我每天依然在早上 6 點起床,你必須想一些理由說服自己:「來吧、快點動起來,這麼做是為了維持自己最健康的狀態。」

Q:你的訓練量有變化嗎?

整體來看,我的訓練量肯定有降低。我通常每周訓練 32-33 小時,甚至還會多加上一些體能訓練;但是這幾天我的訓練時間都控制在 25 小時以內。在與教練討論過後得出一個結論就是,我必須確保身體引擎能夠維持運轉狀態、持續成長。我們正在嘗試設定具有意義的訓練目標,嘗試在短距離中取得一些個人最佳成績,例如 1 個小時的計時賽或是 5 公里。

我們假設這樣的日子將會持續到 8 月,我們研究擬定出一個單車訓練計畫,並且在每一個計畫之前先進行測試,跑步也是同一個做法,我們在這幾個月當中也會不斷的去評估狀況。

我們只專注於建立和保持在最佳狀態,但不會讓身體增加過多負擔。在非賽季期間,如果你總是想要突破極限,那會給身體帶來不少壓力,你不會想要用 100 % 的風險考驗自己的免疫系統。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Q:心理層面上,你是如何調適與應付這一切?

西班牙已經禁止外出 4 個星期了,除了去商店買東西,那你幾乎沒有地方可以去,你也無法從事平常那些可以使你放鬆的事情。如果在非賽季,我會在早上慢跑,然後去咖啡館放鬆一下,然後我會和我的孩子們去踢足球,但現在我也不能帶孩子去操場了。

對每個人來說,這絕對是一段非常艱難的時刻,事情不可能永遠都是如此順利,有高潮相對一定也會有低潮。

但是,正如 4 月 11 日那個周末所看到的成果,我們作為職業運動員其實是有發言權的,我們的聲音其實可以作為一種鼓勵,而不是抱怨自己的處境。現在的問題是全球性的,每個人都在同一條船上。

Q:你將目光轉向 KONA 了嗎?你認為 2020 年 IRONMAN 世界錦標賽是否有可能舉行?

現在很難預測國際間的旅行限制,是否會持續到什麼時候。根據現行的隔離法規來看,我非常難想像上千名選手是否能夠被允許飛到夏威夷。IRONMAN 70.3 世錦賽如果於 11 月在紐西蘭舉行,他們正在討論選手們需要被強制自我約束兩周,如果你要球職業運動員在旅館裡待兩周,那不如回家。

這是一個非常棘手的時期,現階段顯然地我只能懷抱著希望,補救方法是讓自己不要去想。我正在嘗試設定一些短期目標,並維持一定水平的能力,因此如果在兩個月內宣布比賽,我將做好準備。但我試著不抱有任何期待,因為如果到最後什麼都沒有發生,我會為此感到失望。

Q:你認為 Alistair Brownlee 會回到 KONA 嗎?

他很年輕,他還有很多時間,既然他有這個機會當然會選擇再參加奧運,也還有將近一整年的時間可以去做轉換。他的方法確實令我感到驚訝,他非常聰明的建立自己的培訓計畫,而且實踐。去年他在夏威夷的經歷,或許會讓像他這樣的人感到更渴望、甚至生氣,而這樣的憤怒將成為 Alistai 積極地恢復到最佳狀態的動力。

他是一個可以控制憤怒的人,這是一種強大的情緒,如果你可以掌握它、控制它,它將可以被無止盡燃燒的燃料。我們一直處於競爭的狀態,彼此都希望獲得那個最高的位置與頭銜,但有趣的是,並不是每個人都想要那個位置。雖然很多人說同樣的話、做同樣的事,但並非所有人都為了那個榜樣而活。

我們都想要那個最頂端的位置,一直以來我們之間都存在著某種緊張的關係,因為我們總是在同個時間,想要同一件事,這自然會引起摩擦。我認為他不需要太多我的建議,他只需要時間。

Q:你如何看待新型冠狀病毒對鐵人三項的未來,產生什麼影響?

我認為這種情況影響的層面包含整個生活圈。整個行業都處於一種混亂的狀態,對於這項運動及其他相關企業來說,這是一個非常艱難的時期。但就人們重新團結起來以及鐵人三項運動共同分享的精神而言,我認為這部分仍然沒有受到改變。

我們擁有不可思議的友情,這在運動圈非常少見,我認為這也是讓我們能夠度過這段時期的原因。同時我認為保持微笑很重要,我認為這種精神在社會大眾中非常普遍,希望能夠繼續保持。

Jan Frodeno 在家 IRONMAN 活動,一共募得 22 萬歐元,Jan Frodeno 表示將捐贈給勞倫斯體育公益基金會,以及他目前的居住地西班牙赫羅納當地的醫療機構。

參考文章:220TRIATHLON

【延伸閱讀】

為醫護人員而跑 Jan Frodeno 將在家進行 226

從不以賽代訓 學習冠軍教練的訓練思維